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牛X的舅兄与彪悍的老婆
    这时候那穿着十分骚包的汉子已经搞定了陈木,转回身来到了李慕云的身前,略有些尴尬的挠头说道:“妹夫啊,当年的事儿也怪为兄,都是为兄不好,那几年为兄还在外面打仗,一时没有照顾到家里,所以才让叔父和婶子遭遇不测,说来……唉!”

    “那个……这位苏兄,你认识家父?”听那骚包汉子提到当年的事情,李慕云脸上露出一丝疑惑。

    “慕云,你不是吧?这可是你大舅兄……”就在李慕云等着壮汉解答自己的问题时,‘好心’的胖子又凑了过来,不过话未说完,只听‘嘭’的一声,人已经被李慕云一脚踹出老远。

    最不待见这死胖子了,没事给自己整出这么一出儿,提前也没跟自己打个招呼,本来还想回去再修理他,没想到这货竟然送上门了,不踹一脚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而那带着绸花的汉子见李慕云似乎很生三胖子的气,隐约间猜到他并不相信自己的话,想了想便解释道:“这事儿其实说来话长了,那大概是在十多年前吧,反正当时你还不会走路,你爹,也就是我君豪叔,就跟家父定下了这门亲事,说是将来若我苏家有了女儿,便让你们两个结成夫妻。”

    “可不想这一晃十多年便过去了,沧海桑田,时代变迁,老一辈都因为各种原因撒手人寰,可能是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也有可能。”

    狗血,这真是太狗血了!

    李慕云听完壮汉的解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说这都特么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娃娃亲这种事情!

    呃……,不对,似乎现在是在古代,好像正是娃娃亲比较流行的年代。

    想到这里,李慕云的脸上再次露出一抹苦笑,摇头对那汉子说道:“苏兄,非是小弟不识抬举,您说的这件事情小弟还真是不大清楚,家严、家慈也全都没有提过,所以……不如就算了吧!”

    不过那汉子听他这样一说竟然急了,大眼一瞪:“那怎么可以,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况且这还是你我双方长辈定下的事情,却是万万不能改的。”

    不能改?李慕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特么这货不是讹上自己了吧?

    不过转念一想,又有些不对,自己的寨子毕竟才建起来不到十天,一穷二白根本没有什么可以让人惦记的东西。另外他本身就是穷小子一个,家里穷的能饿死老鼠,就这一点来说,同样也不值得别人算计。

    那么,对方为什么会主动提出婚约这种事情呢?传说中不都是男方家道中落,然后女方嫌弃退婚的么?怎么到了自己这里事情反过来了?

    难道……,想到这里,李慕云脑中闪过一闪,难道是窥伺自己的美色?看自己长的太帅了?非自己不嫁?算了,还是别想了,这太特么扯蛋了。

    摇摇头,将所有不切实际的想法从脑子里摇出去,李慕云对那汉子说道:“苏兄,小弟父母仙去的早,对这婚约之事小弟着实不知。”

    不想,李慕云婉转人推托之言并没有被那苏寨主听进去,只见那货仰天打了个哈哈便说道:“无碍的,现在知道了也不晚嘛,你看看,寨子里可都准备好了,就等你到场了。”

    这下,李慕云有些没招了,眼见事情逼到这个份儿上,再不明确表态只怕误会越来越深,想到这里,李慕云再次抱了抱拳,沉声说道:“苏兄,小弟初来乍到,还未请教大名,不知苏兄可肯赐教。”

    “嗯?”那骚包一样的壮汉闻言愣了一下,猛的一巴掌拍在自己的额头上:“哎呀!你看这事儿整的,妹夫你既然连婚约都不知道,自然也不可能知道为兄的名字,这事儿怪我,怪我啊!”

    “人多忙中出错总是难免,兄台何必纠结呢。”李慕云牵强的笑了笑,心里却在琢磨,总算是把话题给岔开了,一会儿就看自己如何表现才能把这婚事给推了。

    “为兄姓苏,苏烈。”不过就在他瞎琢磨的时间,那汉子却说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名字。

    李慕云整个人顿了一下,那一抹牵强的笑容也僵在脸上,好半晌才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兄台可否再说一次?!”

    “为兄苏烈!”那汉子再次说道。

    这下李慕云算是真的听清楚了,脸上顿时露出与陈木几乎一模一样的表情:“苏烈!真是苏烈!苏定方的那个苏烈?!”

    看到李慕云惊讶的样子,那壮汉显得很是得意,打着哈哈说道:“哈哈……,些许薄名,让妹夫见笑了!”

    望着嘴角几乎咧到耳根的壮汉,李慕云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应该‘见笑’。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那苏烈苏定方必竟不是什么一般人物,想当年归顺大唐之后,破东突厥,灭西突厥,夷百济,讨伐高句丽,平定吐蕃……,晚年之时官位更是做到了左骁卫大将军。

    可以说,此人是李慕云来到大唐之后见到的最有名气也是最‘了解’的人,这怎么能让他不惊讶。

    当然,李渊的身份李慕云是不知道的,否则他绝不可能放着堂堂郡王不当,非要拉着李渊落草当山贼。

    闲话不谈,书归正传,却说李慕云在知道了那壮汉的身份之后,惊讶自是在所难免,不过好在以前的定力还在,略略一呆之后便回过神来小声试探着问道:“苏兄,若是外面传言不假,你已经在朝为官了吧?为何会在此落草,做了什么黑虎寨的寨主呢?”

    “哈哈哈……”苏烈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开心的事情,再次哈哈大笑起来,直笑的李慕云尴尬不已,恨不能找块破布将他的嘴巴塞起来,心中已经给老苏起了个绰号‘大哈哈儿’

    不过苏烈却并不知道李慕云此时在想些什么,笑过之后很不见外的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妹夫说的不错,为兄的确是在大唐朝庭做了官,此次回来是想要接妹妹去长安的,至于这黑虎寨……”

    说到这里,苏烈的情绪有些低落:“这黑虎寨本是家父留下的,后来家父仙去,刘黑闼又大败,某便在三年前回到这里子承父业做了寨主,直到两年前,陛下派人来请某入长安,某便将妹妹留在这里,一个人去长安投了大唐。”

    李慕云听到这里,已经大致明白了发生在苏烈身上的事情,再想到这次莫名其妙的被成亲,不由摇头苦笑,感叹命运弄人。

    试想苏烈回来接妹妹,必然不会在这里久留,如果那三胖子再晚来几天,只怕这苏家兄妹已经离开了此地,这被成亲的事情自然也就不会存在。

    而苏烈此时似乎也看出李慕云表情有异,脸上笑容也收敛,沉声说道:“妹夫,如果你有什么心事、有什么话该说就说,莫要遮遮掩掩显得忒不痛快。”

    “苏兄,既然如此,小弟正好有几句话想说,若是有什么得罪之处,还望见谅!”李慕云见苏烈把话头挑开心中暗喜,索性也不再憋着,借机说道:“按说苏兄不嫌弃在下贫贱准备将令妹许配与我,这是看得起在下。”

    “可是苏兄看得起小弟,小弟却不能不识抬举,以流寇之身耽误了令妹终身,所以在下希望苏兄能够收回成命,小弟……”说至此处,李慕云突然停了下来,扭头向寨子里看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脆中带着怒气的女声骤然响起:“李慕云,婚书在此,你敢悔婚?!”

    啥玩意儿?婚书?李慕云愣住一了,暗暗埋怨起这具身体的父母,心说您二老这可真是坑儿子啊,咋早早就把‘卖身契’给签了呢!这不是扯呢么!

    不过更让他惊讶的是寨子里出来的那女子,却见得此女一身大红的吉服,满头珠翠,身段窈窕,相貌清秀可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如秋天的葡萄,在长长的睫毛下正泛着怒意死死盯在他的身上。

    美女,绝对是美女,而且还是纯天然的,不管是身材还是样貌都不下于李慕云所熟悉那个时代经过人工修凿的‘美女’。凭借杀手的敏锐判断力,李慕云几乎在瞬间就把那女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而就在李慕云愣神的功夫,苏烈拦到了那女子的面前:“小妹,你怎么还出来了?”

    “我怎么不能出来,如果我不出来,又怎么能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那女子狠狠瞪了苏烈一眼,转身绕过他,来到了李慕云的面前冷声问道:“李慕云,我来问你,你现在家中可有妻子?”

    李慕云除了摇头还能说什么?估计那三胖子应该早就把他的老底都交待了,若再狡辩却是显的没了名堂。

    “好,既然你没有家室,那我问你,你为何要悔婚?”那女子见李慕云摇头,便又冷声问道。

    李慕云依旧无言。

    凭心而论,一个美丽的少女,站在他面前追问他为何悔婚这种感觉其实还是满不错的,至少满足了他心里的那份虚荣心。

    但如果娶这女人,老实说,李慕云还真做不到。

    这并不因为林若曦那小丫头发誓要做他的新娘,其实那小丫头的话他只是当成耳边风,根本没有在意过,之所以不答应娶眼前的这位女子,其实也没什么特殊的原因,就是两个字‘不想’。

    至于说为什么?

    试想一下,假如你有一天没招谁也没惹谁的走在路上,突然有一个特漂亮的女人跳出来,跟你说:‘你是我老公,我一定要嫁给你。’你的反应会是什么?

    仙人跳?精神病?恶搞?想法一定会多种多样,但基本上只要是有点脑子的人,就一定不会点头答应,就算是对方拿出结婚证,估计也一样不会答应,因为这种事情,实在是太特么离谱了,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能干得出来的。

    书归正转,却说那女子见李慕云一直摇头不语,似乎也动了真怒,‘啪’的一声将所谓的婚书拍进跟过来的苏烈手中。

    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从旁边一个喽啰那里抢来一把长刀掷于李慕云的脚下,口中喝道:“既然你不愿娶我,那就手底下见真章,若是你能在姑奶奶手下走上十个回合,今日便放你离去,婚书之事就此做罢!”

    彪悍,太彪悍了!呆呆看着脚下长刀的李慕云终于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合理的借口,这么彪悍的娘们儿谁特么敢娶?若是娶回家去,三天两头动刀子日子还过不过了!(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