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打到你服为止
    面对扑上来的三人,李慕云看都不看,脚下一蹬便向离自己不远的陈火冲了过去。

    装了那么长时间的孙子,如果不露两手给他们看看,还真当自己是三孙子呢,抱着这样的想法,李慕云以及快的速度冲到了陈火的面前,单手在他面前一晃吸引他的注意力,脚下再次一脚踹向他刚刚被踢过的那一截小腿。

    陈火到底也是战场上撕杀出来的汉子,又岂会被李慕云声东击西的招式所迷惑,当下心中冷笑,探出双手便向那只打向他面门的手边封带抓的迎了上去,脚下则是微微向上一抬,打算用脚掌封住那只踢向自己小腿的一脚。

    说到底,陈火还是轻看了李慕云,认为他不过就是一个会几乎庄稼把式的普通青年,根没把他当成一个对手来看待,而正是因为这样,丫悲剧了。

    就在他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那只打向他面门的手和踢过来的一脚全都收了回去,李慕云直冲过来的身形也突然间变的矮了一截。

    完了!陈火双手封了个空,立刻意识到不好,一颗心立刻开始往下深。

    可是李慕云的进攻实在太快了,就在他刚刚意识到不好的时候,胸口便被一股大力猛的一撞,整个人连发了什么都来不及想,便向后飞去。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整个过程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发生的,等那三个冲下来的护卫反应过来的时候,李慕云已经将陈火压在了身下,左手大拇指及食、中两指呈鹰爪状卡在了他的脖子上,同时口中喝道:“谁再往前一步,老子现在就弄死他!”

    “李慕云,你到底想干什么!把人放开,有什么话好好说!”陈木这个时候也已经从聚义厅里陪着李渊走了出来,看到二弟被李慕云制住,厉声喝道。

    “我放你二大爷,不服就特么下来,看老子能不能打的你满脸桃花开!”此时的李慕云已经将陈火面朝下压在身下,膝盖顶在他的脊背上,一只左手死死扣住陈火的脖子,让人毫不怀疑只要他愿意,立刻就能将其置于死地。

    “你……”陈木只觉得一股邪火直冲顶门,如果不是因为要保护李渊,加上二弟还受制于李慕云,只怕此时早就已经冲下去了。

    而李慕云呢,此时这货也正在怒火中烧,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之后说道:“今儿就是今儿了,老子不蒸馒头争口气,不打到你生活不能自理,老子跟你姓。”

    陈木这边其实也正憋着一肚子火,想他们兄弟几个在长安护卫当的好好的,可偏偏李渊这小老头儿闹情绪,非要离家出走,他们便只能跟了出来。

    你说跟出来就跟出来,大不了小老头儿走上一圈逛腻味了也就回长安了。

    可不成想半路冒出来一个李慕云,硬生生把老头儿给弄的落草当了山贼。

    天下间还有比这个更扯蛋的事儿么?没有了吧?堂堂四品护卫,现在落得只是一个山寨的把头,还要天天被李慕云这货折腾,放到谁身上谁也受不了不是。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李渊突然开口了:“陈木,既然如此,你就下去和小云过过手吧,记得,点到为止。”

    什么?这不是唯恐天下不乱么?一众护卫诡异的看着老李渊,完全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而事情上,李渊此时也是心存疑惑,李慕云在片刻间将陈火放倒的身手让他不得不小心一些,所以才会安排陈木去伸量一下这个新收义子的身手。

    长话短说,却见那陈木在听到李渊的吩咐之后,用力的一抱拳,随后将那些散落四周的护卫集中了起来,等他们已经完成了对老李渊的护卫工作,慢慢从聚义厅门口走下台阶。

    “行,是条汉子。”李慕云见陈木下来了,哼了一声将卡在陈火脖子上的左手收了回来。

    然后……就在陈火哑着嗓子,刚刚准备开口的时候,一记手刀砍到了他有脖子上,只听‘咯喽’的一声,可怜的陈老二两眼一翻便晕了过去。

    陈木对李慕云的行为眼中闪过一抹冷芒,不过当他看到趴在地上的陈火鼻翼下还有一缕鼻涕在不断一进一出的时候,这才放下心来。

    “来吧,想怎么打。”李慕云就那么静静的看着陈木,见他没有一时冲动跑上来,眼中闪过一丝赞许。

    “老太爷让某点到为止,所以某自然不能占你便宜。”陈木一边说着,一边将腰上的横刀解下来放到一边的地上。

    “切,你道是会说话。”李慕云看着陈木将身上所有的武器全都放到一边,不屑的撇撇嘴嗤声说道:“行吧,既然这样老子也不占你便宜,让你三招。”

    ……

    战斗的经过不必细说,陈家兄弟都是战场上练出来的把式,与李慕云这个职业化的杀手在徒手格斗的方面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更不要说陈木受命只是与李慕云切搓,并不是要杀他。

    所以仅仅四、五个照面,陈木已经步上了他弟弟的后尘。

    只不过相对于陈火,他这个老大哥可要悲惨多了,被打倒之后直接就是一顿封建主义社会的毒打,一边打李慕云那货嘴还不闲着:“让你偷老子的裤衩!让你偷老子裤衩!”

    丢人啊,真是太特么丢人了!陈木真的很想说那裤衩不是自己想偷的,可是想到指使他的人就在一边站着,他还是没有勇气说出来。

    一拳,两拳,李慕云的拳头几乎每一下都打在陈木身上最疼的位置,肋下、腋下……,没几下便把自诩硬汉的陈木给生生打哭了。

    “说,你丫服不服!”见打的差不多了,李慕云停下了拳头,扯住陈木的衣领问道。

    “士,士可杀,不,不可辱!”陈木顶着两个硕大的眼泪,咬着牙说道。

    见陈木还在嘴硬,李慕云嘴角微微一挑:“成,老子今儿就让你知道什么叫辱!”

    接着便又是一顿毒打。

    “我就问你服不服?”

    “不……”

    再打。

    “说,服不服?”

    “我……”

    再打!

    “服不服?”

    “你……”

    继续打!

    “日,别打了,服,服了!”终于,当资本主义社会毒打进行到第五轮的时候,陈木终于怂了,摆着手叫道。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李慕云哼了一声缓缓松开了拳头,从地上站起来,一边拍着身上的尘土一边说道:“回去好好养伤,养好了跟老子去契丹走一趟!”(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