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露一手
    李慕云抱着个膀子,听孙主薄说完了,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嗯!就这?”

    “昂。”主薄不知道李慕云是个啥意思,愣愣点了点头。

    “那你完了!”李慕云伸出一只手,在孙主薄的肩膀上拍了拍,不无恶意的说道:“我听出来了,你刚刚话里的意思其是很简单,简单来说就八个字:皇帝陛下,好大喜功!”

    ‘唰’的一下,孙主薄头上的汗就下来了,面色惨白的结巴道:“少,少寨主,刚刚,刚刚您可是答应过,听,听过就算了!”

    看着孙主薄被吓的直哆嗦,李慕云暗赞叹一句封建主义毒瘤害人不浅,再次拍拍他的肩膀:“放心,你家少寨主说话算话!”

    “谢,谢谢少寨主!我,我马上去给您追一下后山修堤坝的事情,先,先走一步。”孙主薄一边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赔着小心。

    他现只想快点离开眼前这个掃把星,而且是离的越远越好。

    不得不说,其实李慕云与孙主薄之间有一个美丽的误会,那就是孙主薄以为李墓云知道李渊的真实身份。

    而事实上李慕云并不知道李渊的真实身份,如果被他知道了自己捡来的那个老头儿的真实身份的话,嗯……,估计孙主薄的日子过的绝对要比眼下还要凄惨百倍不止。

    故事写到现在其实大家应该都已经看明白了,李慕云这家伙其实并不是什么传统意义上的好人,同时他也不想去当一个‘好人’,对于他来说,自己只是一个从未来莫名其妙来到大唐的一缕游魂。

    你完全不能想像一个杀人如麻的杀手会在穿越之后变成一个老好人,也不能想像他会成为一个以天下为己人的圣人。

    目前的李慕云其实就像一朵飘萍,抱着混日子的态度得过且过,如果有什么乐子就找点,没乐子就继续混的浪子,什么责任,什么正义这些都与他无关。

    在他的是非观中只有心情好与坏,没有事情的对与错,这就是真实的李慕云!

    所以对于孙主薄所说的一切,其实他并不在乎,只要那些契丹人没有来招惹他,那么他就会对那些契丹人一视同仁。

    当然,这里的一视同仁并不是指带领大家共同发家致富的一视同仁,而是一种俯视众生的一视同仁,类似于你不动我,我不动你,你若动我,百倍偿之的那种。

    他不会想着去解放劳苦大众,也不会想着征服世界,在他看来,老天能给他一次重活的机会,那就要好好把握,玩个痛快。

    ……

    孙主薄有些紧张的看着李慕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是这位小爷既然没有让他走,他便不敢离开,哪怕他刚刚已经为自己离开找好了借口。

    终于,李慕云开口了,不过却让孙主薄的心沉了下去,只听他轻描淡写的说道:“我现在已经知道了契丹人不好惹,那么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契丹人喜欢什么?”

    喜欢杀人!孙主薄心里哀嚎着,但脸上却不敢表示出来,犹豫了良久才说道:“他们其实最喜欢的应该是酒,尤其是高度酒。”

    “像三勒浆的那种?”李慕云问道。

    这是他所知道的大唐最烈的酒,虽然他一次都没有喝过。

    “您太抬举他们了,那种酒不是他们能喝得上的,就连咱们县里也没有几个能喝得起。”孙主薄苦笑着说道:“其实下官也只是知道他们喜欢酒,因为酒可以御寒,那些契丹人不会造房子,所以冬天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年中最难熬的日子,如果没有酒,估计会有不少人被冻死。”

    “这样啊……”李慕云眯着眼睛,揉了揉下巴,半晌才对孙主薄说道:“下次你来的时候多弄些粮食上来,还有,再弄些酒糟。”

    “……”孙主薄此时早已经没了与李慕云争论对错的心思,听他这么说只是无奈的点点头,寻思着一会儿回去要不要先给自己订一副上好的棺木,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自己就可以用上了。

    ……

    打发走了失魂落魂的孙主薄,李慕云活动着脖子往回走,没走多远就看到陈火面无表情的靠在竖起来没多久的旗杆上,正冷冷的看着他。

    “咋啦?神经末稍坏死了?”看着那张木头一样的脸,李慕云挑着眉毛问道。

    “什么?”陈火愣了一下。

    “没啥,专门在这等我呢?”李慕云摇摇头。

    梗之所以能成为梗,那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只有一方明白,而另一方一无所知,那就成了自娱自乐,跟玩游戏开单机一样,没了乐趣。

    陈火见李慕云不解释,也不多问,双目直直盯着他看了半天才一字一顿的问道:“你想要勾结契丹人?”

    陈火的话很不客气,李慕云自然也不会惯他毛病,嗤了一声说道:“那你还打算为民除害咋地?少把官府那套东西拿给老子看,老子看着恶心。”

    陈木并没有因为李慕云的反应而改变态度,反而变本加厉的冷哼一声说道:“勾结异族,凡大唐所属,人人得而诛之!”

    “既然是这样,那你就诛了我呗。”李慕云再次撇撇嘴,歪着脑袋乜着陈木。

    而就在陈火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冷不防只觉得小腿迎面骨一阵剧痛传来,让他发自内心的叫了一声:“你大爷的!”

    敢情就在李慕云歪头看他的时候,脚下已经不着痕迹的一脚踹了出去。

    “你二大爷的!”李慕云才不管陈火有没有准备好,回骂一句之后身形一闪便冲到他的面前,一记肘击砸向陈火的胸口。

    这一切来的太过突然,让陈火根本来不及反应,或者说他压根就没想到李慕云会武,电光石火间被李慕云的一肘砸在了胸前,一声闷哼退出数步之远。

    而李慕云与陈火之间这一接触的时间所短,可依旧被人发现了,三个跟着李渊的护卫见势不对,立刻从聚义厅的门口冲了下来,向李慕云扑了上去。(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