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朕就不离开
    在太上皇面前亮刀?

    陈木等人站在不远处几乎快要吓疯了,想冲上来又怕李慕云会对李渊不利,不冲上来同样怕李慕云对李渊不利。

    而就在他们万分纠结的时候,李慕云已经调转刀身,手握刀背,将刀递到了李渊的手中,同时乜着眼睛瞥了陈木两兄弟一眼,其中鄙视的意味不言而预。

    敢在寨子里偷东西,而且专偷内裤的贼人除了陈木他们几个还能有谁?寨子前面的那些匠人?别扯了,那帮人现在看着李慕云他们都是躲着走的,就像是看到一坨米田共,更不要说到后山来偷东西。

    可是,丢了内裤的事情实在太丢人了,搞的李慕云也没有办法说出口,只能把一切都憋在心里琢磨着日后如何报复。

    李渊这老头儿接过李慕云递上来的刀子,在手里试了一下刃口的锋利程度,赞了一声:“好东西,若是有机会给为父也弄上一柄如何?”

    “没问题!”李慕云答应的毫不犹豫,从李渊手中将刀接过,心中却在感叹,这刀可是自己费了近一年的功夫才搞出来的,再找第二把……难喽。

    而就在他心中感叹的同时,黑色的刀就那么神奇的消失了。

    “你,你又把刀藏到哪里了?”看着李慕云手的里刀就在自己目光不转睛的注视下消失于无形,李渊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就连站在不远处的陈木也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亲爹啊,这可是我吃饭的本事,如果连刀都藏不住,还打的什么猎?!”李慕云才不管老李渊是怎么想的,反正他是不会说出藏刀的手法的。

    就如同他对李渊说的那样,这是他吃饭和保命的本事,如果被人知道了,将来只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好在李渊也不是不识取的人,见李慕云不想说,便也不再追问,带着陈木直接往后山溜达去了。

    行至无人处,陈木上前两步说道:“太上皇,臣,臣觉着咱还是回长安吧,李慕云这人来路不明,带在身边实在不安全。”

    “怎么?凭你的身手还治不了他?”李渊负手而行,头也不回的问道。

    陈木低着头,沉默了好半天才硬着头皮说道:“臣,臣惭愧,单打独斗绝不是他五合之敌。”

    “这么说朕新收的义子还是个高手?”李渊听了陈木的话似乎来了兴致,扭头看了他一眼说道:“给朕说说,那小子到底身手高到什么程度。”

    陈木心里这个尴尬啊,简直就是尴尬的妈给尴尬开门,尴尬到家了!

    可是李渊的问题却让他不得不答,就像前面说的,陈木他们毕竟是体制内的人,该守的规矩自然要守,不能像李慕云那样随意。

    所以纠结了一下之后,陈木说道:“太上皇,此人怎么说呢,其实他是一个很另类的家伙,一身本事也非常人能及,但臣观察过他,发现此人似乎马上夫功要差上许多,就连普通的边境越骑都不如。”

    “哦?何以见得?”李渊继续问。

    “此人曾与臣出过一次任务,路上全程由臣骑马带着他,发现他根本就不会骑马,由此可以推断他的马上功夫要差上许多;另外,昨天下午臣与他在后面池子边上洗澡的时候发现,此人双腿内侧很是光滑,没有一丝骑过马之后留下的老茧。”

    听了陈木的解释之后,李渊想了想颔首道:“嗯,一个山村里的青年,没骑过马,很正常。”

    正的很正常么?好吧,如果只是没骑过马当然很正常,可是杀人的手段呢?是什么让此人有如此狠辣的手段?

    难道天天用野鸡、兔子练手?这不大可能吧?

    没看到那小子扭人脖子时的利落劲,你根本就无法相信那个笑起来人畜无害的青年会是一切杀人如麻的高手。

    想到这里陈木又开始头疼,追到李渊身后继续说道:“太上皇,虽然此人马上功夫差的可以,但步战的功夫你可以亲眼所见,不管是徒手杀人还是与那辛大成交手时凶悍的一刀,这都不是一个普通山村青年应该有的手段。”

    “可那小子比你们有趣的多,朕很喜欢!”李渊这老头儿似乎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跟李慕云耗上了,任凭陈木如何跟他解释留下的危险性,这老头儿就是不听。

    这一个让人很尴尬的问题,太上皇李渊玩的嗨了不想走,李慕云那货借着李渊的势玩了命的折腾,陈木被夹在当中左右不是人,这小日子过的,岂止‘精彩’二字所能形容。

    ……

    前山,山寨正门口的位置,李慕云百无聊赖的靠在一株松树下面,看着头顶那只抱着一颗松果四处藏匿的松鼠。

    小东西可能是注意到了李慕云正在看它,生怕自己把松果藏起来之后被树下那个可恶的人类拿走,于是拼了命的往树顶上爬着,一直爬到再也看不到李慕云了,这才停了下来,结果却发现自己的位置太高,松果似乎根本没有地方放。

    可怜的小东西只好又抱着松果下来,跳到李慕云的头顶上与他对视,看样子好像是打算用眼神让他离开。

    可李慕云是谁呀,作为一个鼎鼎有名的杀手,耐心是他最基本的素养,于是乎一人一松鼠就这么耗上了,直到三胖子从寨子里揉着发涨的肚子出来。

    “慕云,看啥呢?”三胖子发现李慕云一直在仰望天空,也跟着抬起头,结果却发现除了密密麻麻的松针,什么都看不到。

    “未来!”

    “啥?”三胖子不明所以。

    “你不在里面监工,怎么跑出来了?”李慕云懒得解释,于是岔开话题。

    “县里主薄都亲自过来了,谁敢怠工。左右我在里面也没啥事儿,就出来找你聊聊。”三胖子在李慕云靠着的树下找了个位置坐下,山沟里的娃子没那么矫情,只要有地方能坐就好,不挑。

    “昨天我刚刚学了一句话,叫狗肚子存不了二两酥油,你知道啥意思不?”李慕云斜了三胖子一眼,鄙夷的说道。

    “啥意思?”三胖子此时觉得李慕云特有文化,就连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异样。

    “意思就是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李慕云翻了个白眼,感觉三胖子这货就特么是故意来气自己的。(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