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我们不一样(下)
    就在山阴县主薄孙亮郁闷自己治下为何会多了这么一群活爹的时候,李慕云那货又回来了,拉着那孙亮说道:“我说孙主薄,这寨子呢,其实你也算修的不错,我义父很是满意。不过正所谓一事不烦二主,既然寨子你都修了,索性再帮帮忙,把那后山的湖给我弄个堤坝啥的封起来。”

    “把湖封起来?你小子又想干啥?”李渊这个时候已经缓过劲来了,除了一身葱香再无任何异状,听到李慕云在安排孙亮工作,便走了过来。

    结果,被李渊训斥的李慕云没啥反应,反而是主薄孙亮被吓了一个哆嗦,‘嗖’的一下退出老远,连连摆手说道:“不,不碍的,不碍的,山寨的事就是本县的事,在下一定尽力,一定尽力!”

    李渊都被这货给整懵了,皱了皱眉头不知他在发哪门子的疯,敢情这老头儿了丝毫不知,陈木已经私底下把他的份身给泄漏了。

    李慕云看那主薄头上冷汗都快下来了,心中不由暗骂一声胆小鬼,接过他的话头说道:“义父,其实我让他把那湖给封上也是为了这山阴县着想,毕竟那湖可是通着官道边的那条河的,这么长此以往的流多浪费啊,你说是吧?”

    “……”李渊、陈木还有主薄孙亮全都无语了,看着李慕云,完全不知道他这话说的是个啥意思。

    “哎我说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啥?难道我说的不对么?你们就没有想过咱们这寨子以后靠啥活着?你,对,别看,说的就是你。”李慕云被众人看的有些发毛,二杆子脾气就上来了,指着陈木说道:“你就说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拿着大刀片子下山去打劫?”

    陈木当然摇头了,他可是正八经的四品护卫,怎么可能跟土鳖似乎下山打劫呢。

    “这就对了嘛!”李慕云见陈木摇头,便接着说道:“我们虽然是山贼,但我们却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山贼,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打家劫舍?错,我们存在的目的是替天行道,劫富济贫,是哇!哎!”

    “所以呢,我们不能像一般山贼那样乌泱泱的,那是乌合之众,是哇,哎!”

    “这个这个……,我们呢,其实是一群有理想,有文化,有素质,有道德的山贼,啊!对吧!所以我们不能祸害乡里,对吧!不能整天拿着大刀片子下山去劫过往的行商,哎!那是不道德地!是哇!”

    “而且还会给孙主薄添很多麻烦,对吧!你们要体量一下孙主薄,毕竟他也为我们山寨的建设投入了很大的时间与精力,也可以算是我们的一员,是哇!”

    “啪”,一边的老李渊终于是听不下去,一把掌抽在李慕云的后脑勺上:“给老子好好说话,否则信不信老子抽你!”

    孙主薄也在一边哭丧着脸说道:“那个,少,少寨主,您说那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不,不用算我,不用算我!”

    特么这可是落草为寇当山贼啊,让人知道了可是要掉脑袋的,李渊、李慕云他们能玩的起,孙亮一个小小的主薄能玩得起么?所以当他听到自己被算成山寨的一份子时,立刻‘兴奋’、‘激动’的连连摆手。

    “没出息!”李慕云揉了揉被抽的后脑,委屈的看了李渊一眼,又鄙夷的看了孙主薄,接着说道:“这么说吧,我们把水给它封了,山下的官道上的那条河也就干了,你们觉得那些来往出关的行商走到这里会不会渴?”

    因为不知道李慕云要搞什么鬼,所以根本没人回答他,只有他的好兄弟三胖子在边附合道:“那当然会!”

    “好!”李慕云拍了一下巴掌,对三胖子竖了一根大拇指,然后接着说道:“既然他们会渴,那么我们就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把他们需要的水卖给他们。我想……一碗水卖一个铜板应该不算贵吧?”

    “噗……,你怎么不去抢!”陈木正在一边喝水,听到一碗水一个铜板,直接就喷了。

    “这话说的好,老子本来就是山贼,难道不应该抢么?”李慕云说的理直气壮,没有一丝羞愧之色。

    而站在一边的孙主薄也跟着附和:“好,这样好,这样好啊!”

    是啊,这样当然好了,虽然一碗水卖一文钱贵了些,可总比特么这帮人拿着刀下山抢东西要好,毕竟水卖的贵不能出人命,抢东西一个不好可是会死人的。

    虽然说那些路过的行商什么的死不死与主薄没啥太大的关系,可问题是这帮人死不起,万一因为打劫死上一两个,那特喵这事儿可就大发了。

    李渊也没想到李慕云竟然会用这样的法子来,思想之下也觉得不错,至少这样一来不会惹出什么太大的乱子。

    这小老头上山落草只是想找点乐子,填补一下空虚的生活,若是惹出太大的麻烦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事儿,若被人知道了,在史书上记上一笔,高祖落草,斩治下百姓无数,这特么可就丢人丢到千年以后去了。

    陈木事后一琢磨,觉得李慕云的法子似乎还真是不错,至少这样不用让他黑巾蒙面云打劫,到时候能劫多少东西不说,关键是日后传出去,好说不好听。

    于是乎,李慕云这个看似十分不靠谱的计划就这样被全票通这了。

    李慕云见众人没有反对,眉开眼笑的上去拍了拍孙主薄的肩膀,满含深情的说道:“孙主薄,你放心,我们是正规山贼,该交的税我们一分不少你的,以后县里有什么修桥补路的事儿呢,你也可以来找我们,如果山寨有条件,一定会全力帮忙。”

    正规山贼!还特么交税!怎么听着不像是落草为寇,反倒是跟在县里开了间作坊一样呢?

    孙主薄尴尬的笑着,心中五味陈杂,暗暗琢磨是不是回去之后就把这官给辞了,然后回家种地。

    至少这样能少受点刺激,说不定还能多活上几年,否则再这样继续陪着眼前这位小祖宗折腾,只怕要不了多长地间,脑袋就不属于自己了。

    看到这里有读者可能会问,难道传说中后世的杀手就是这德性?跟个逗、、逼似的瞎折腾?

    其实不瞒各位,您把杀手和保镖弄混了。

    一脸冷酷不苟言笑,脸上写满苦大仇深的那种其实大多数都是保镖,毕竟随时都要用自己的命去换别人的命,放在谁身上谁的心情都不会好。

    而杀手则不然,杀手其实最擅长的其实便是与人打交道,嬉笑怒骂间混迹人群之中,在待目标放松警惕之后,才会一击必杀。

    所以李慕云身上有各种奇葩的想法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最多也就算是思维混乱,精神分裂之类,与逗、、逼其实没啥太大关系。(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