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三十章 我们不一样(上)
    长话短说,战局已定之下那两个汉子的一方再无回天之力,最后与那妇人缠斗的汉子被妇人一枪刺中咽喉,而与陈木相对的汉子见兄弟死了,便也没了斗志,手中鬼头刀一横自我了断去地府寻他兄弟去了。

    王庄家众人得脱大难自然免不了过来一番感谢,而李渊却不知因为什么,竟然再次回了车里,将所有的应对的事情全都交给了李慕云。

    对此小李也很迷惑,不过有外人在场自然不好说什么,况且王家庄众人经此一战也有不少人受伤,眼下也不是聊天时候,所以双方定下约期之后便分道扬镳,李慕云一行继续赶路,而王家庄众人则收拾了一下带着伤者返回庄子。

    一路无话,又行了大概半个时辰,随着一阵山风吹来,隐隐间一阵号子声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抬眼看去,却见此处左有青龙蜿蜒,右则白虎驯服,前有朱雀翔舞,后为玄武垂头,当真是一处上佳的埋骨之所,先人葬于此处……,呃,说错了,重,重说。

    抬眼看云,只见此处群山环绕溪水蜿蜒,一座巍峨高山耸立在路的一侧,山上苍松翠柏,一片墨绿在这九月深秋依旧显得生机盎然。

    在山脚下,也就是众人的前面有一条溪水在缓缓流淌,一座小桥架在溪上,看上面的痕迹应该新修不久,而过了桥便能看到一条小路斜插而上,看样子应该是通向那高山之上。

    李慕云仰头向山顶望云,口中说道:“看样子我们好像是到了。”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丁老四,你上去看看。”陈木也觉得那山阴县主薄帮着修的寨子应该就在这里,但为了谨慎起见他还是派了一个护卫先上山探看一下。

    其实这事儿说来也是搞笑,李渊等一行人虽然定下了山上落草的计划,可从开始到现在十多天了,除了那个顶着首席联络官名头的三胖子之外,竟然没有一个人想着到山里来看看寨子修成了什么样,也没有一个人问一下寨子到底在什么地方。

    ……

    话说这丁老四去的快回来的也快,不到片刻己从山上下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熟人,一个是山阴县主薄孙亮,一另一个便是李慕云的好基友三胖子。

    见此二人跟着丁老四下来了,众人便已经知道山寨位置确是在此无疑,陈木等人纷纷下马,只有李渊那老头儿依旧老神在在的坐在牛车之上。

    而李慕云……,这货已经对那主薄不怎么感冒,反而是拉着三胖子来到跑到一边窃窃私语起来,时不时还有一两声胖子的惊呼传来。

    不用问,这货一定是在跟胖子吹嘘自己在路上见义勇为的事迹。

    “特么狗肚子里存不了二两酥油!”远远的几乎李渊能看到李慕云乱飞的唾沫星子,恨其不争的骂道。

    “老太爷,我们现在上山么?”陈木这时已经和那主薄接触过了,回到李渊身边问道。

    “都到这里了,不上山难道我们是来旅游的?”李渊这小老头儿看都不看陈木一眼说道。

    他对李慕云有好脾气,并不一定对陈木等人也有好脾气。

    对于这种事情,陈木等人也是无奈,可他们必竟有职司在身,保护李渊是他们的职责之所在,和李慕云那个白丁完全没有可比性。

    于是,李渊一行就这样上了那座高高的大山,随着牛车不住摇晃,斑驳的阳光透过头顶的黄绿相间的树叶照下来,倒是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一路无话到了山顶,只见一座占地颇广的寨子已经基本上完成了所有主体建筑,除了正对着山路的那座聚义厅还在‘叮叮当当’的施工之外,后面大片的木结构建筑已经全部完工。

    “陈,陈大人,您看这时间能不能再宽限几天,十天时间实在是太紧了,寨子这么大,根本完不成啊。”主薄跟在陈木的身后,小声的嘀咕着,像是生怕车上的李渊听到。

    毕竟车上坐的那可是太上皇,万一知道他没有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任务,一个不高兴让人砍了他的脑袋只怕哭都不知道上哪儿哭去。

    而陈木就不同了,不管怎么说他应该都比李渊好说话,就算是不满意最多也就是骂一顿,相比掉脑袋却是轻松了许多。

    可怜的主薄,竟然丝毫不知那十天时间只是陈木随口一说,并不是李渊的吩咐。

    可就在主薄等着陈木发火的时候,两人中间突然插进一个人来,伸手揽住主薄的脖子问道:“哎,我听说这附近好像有一个小湖是吧?”

    我了个去的,主薄扭头看着李慕云近在咫尺的脸,人就是一个哆嗦。

    心说这家伙怎么这么没谱呢,你一个郡王这样没大没小的搂着别人的脖子,那……那对方到底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应付呢?哭还是笑啊?

    主薄这辈子只接触过一本正经的上官,哪怕李慕云对他疾言厉色,甚至用鞭子抽他都可以理解,但像现在这样,如同街头流氓一般的交流方式却是主薄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于是脑子瞬间当机了,看着李慕云干张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喂,你道是说话啊,这周围是不是有个湖?”李慕云等了半天不见主薄开口,不由皱起眉头,有些不耐烦起来。

    “有,有一个,就在后山五里左右的地方。”就在主薄尴尬的不知如何回答李慕云的时候,三胖子从后面追了上来,把他拖到一边,边走边说:“我说你咋回事儿?不就是刚刚在路上遇到白衣神箭的老婆了么,至不至于把你膨胀到这个样子,刚刚你搂的那可是咱们县的主薄,你这样没大没小的,当心以后给咱们穿小鞋。”

    穿小鞋……,主薄欲哭无泪,心说特么来这山上的一群人,除了那头牛看上去比较好欺负之外,就算是最怂的一个也比自己的官职高,将来的日子,还指不定谁给谁穿小鞋呢。(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