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路见不平(下)
    随着陈木等人慢慢靠近,他的身份终于被那个中年管家认了出来,急声叫道:“金銮殿的兄弟,还记得王家庄借车之事否!”

    中年人这话问的极是策略。

    首先,如果陈木等人非敌非友,至少可以提醒他当初有过一段善缘,使其即使不帮自己一方也不要帮助对方,同时也可以让与自己交手的一方心生忌惮。

    其次,如果陈木是友非敌,这一句提醒正好可以报上自己的身份,套上一层关系,让陈木不能袖手旁观。

    最后,如果陈木是敌非友,那就说啥都没用了,只管放手开干。

    陈木此时早就已经认出了那中年管家,就算是他不喊也会找机会出手。

    虽然刚刚只是说过来看看,但来都来了,又怎么可能不出手,所以借着两兄弟一伙暗自警惕的一瞬,陈木一挥手大叫一声:“跟老子上。”接着暴发出全部的力量,向着不远处正在恶斗不休的两人扑了过去。

    “小心……”恶斗中的,两个中年汉子的一方有人看出苗头不对,立刻高声提醒。

    但他的提醒似乎有些晚了,陈木已经出现在缠斗中的两人身边,腰间横刀呛然出鞘,劈头盖脑砍向其中一人。

    对于突然出现的陈木,那人陡然一惊,顾不得前面对手,一抬手中刀便向头顶那一刀封了过去。

    然而,这家伙还是低估了陈木的手段,只见劈向他头顶的那一刀,几乎就在与他的刀快要撞到一起的瞬间,冲上来的黑衣人竟然猛的一个转身,下劈的横刀随之转向,划过一道犀利的弧线,从另一个方向横着向他砍了过来。

    只听‘喀嚓’一声,横刀以极快的速度掠过那人的脖子,连惨叫都没有,那人便已经倒在血泊之中。

    这,这也太特么狠了!远处看到这一幕的李慕云不由缩了一下脖子,虽然他观察陈木等的武技的目的达到了,但毫无疑问,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战斗方式,李慕云相信如果在狭小的空间中战斗,陈木这样的上来八个都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如果在空旷的地方,结局则很难说了,弄不好甚至李慕云会败在陈木手中也说不定。

    而就在此时,战斗的双方因为陈木等人的加入已经再起变化,原本跟着陈木、陈火上去的十个人此时已经站成一排,横刀出鞘以及快的速度进入场中。

    “军阵?!”明显是两兄弟的汉子,脸色瞬间就变了,大喝一声:“所有人,住手!”

    然而,他这一嗓子注定徒劳无功,虽然他带来的那些人与王家庄的人分开了,但陈木带来的人却毫不停顿,横刀在手,继续向他们逼了过来,虽然人数不多,但气势却如百人,千人。

    两个汉子此时再也不淡定了,看着涌上来的军阵,再看看虎视眈眈的王家母子,心中已经萌生退意。

    可是陈木既然已经出手了,如何还会给他们退走的机会,只见他在杀掉一人之后,以及快的速度回到了那十人中间,与陈火并肩站到了一起,使这个人数不多的军阵形成一个箭头的形状,然后向着两上汉子疾冲而来。

    “住手,快些住手,你们是什么人!”两个汉子没想到陈木竟然如此难缠,根本不给他们机会,叫了两声不见他回答便也把心一横,一挥手便带着手下向陈木等人冲了上去。

    而此时王家庄的人也没闲着,只见那妇人竟想都没想,抖手便将手中一只短枪向那两个汉子中的一个掷了过去,同时身随枪走,以极快的速度急冲而上将其拦了下来。

    “杀……”在那妇人将其中一个汉子拦下来的同时,陈木、陈火也与另一个汉子交上手。

    只见两人一左一右,两把横刀一上一下向那汉子劈了过去,而那汉子似乎也不弱,面对两把劈来的横刀竟然也不退避,手中鬼头刀连挑带砍之下竟然被他躲了过去。

    但他能躲过去,并不等于身后的喽啰也能躲过去。

    只见陈木和陈火两人在失手之后迅速回身将那汉子围住,而那十个结成军阵的护卫则迅速越过他们,迎上了那些跟着冲上来的喽啰。

    横刀挥舞间,立时有三人倒在下,而其他人则被他们围了起来。

    十个护卫看似不多,但却个个都是军中精锐,哪个手下没有十几条人命,不说战斗力如何,单就身上那一身的煞气就足以让人胆寒。

    再看那些被他们围起来的喽啰,这些人或许每个人都有一身武技,但从心理素质上来讲比那十个护卫不知要差上多少倍,此时被围更是心慌,一个个只是想着突围逃生,完全忘了应该互相配合。

    便是这样,在士气不占优的情况下,喽啰们几乎片刻间便又有数人受伤,战斗也进入了一边倒的状态,只等那两个带头的汉子落败,这次的事情便可以算得上有了一个结果。

    而此时,那两个汉子似乎也有些支持不住了。

    想此二人原本就需要两人联手方能与那妇人战个平手,现在两人分开,其中一个被陈木、陈火缠住不得脱身,另个一个独战妇人又如何能胜。

    李慕云虽然不懂武功的路数,但好歹分析能力还是有的,至少战局偏向哪一方他还能清清楚的看出来。

    所以当看到已方已经稳操胜券之后,随时准备出手的他也松了一口气,靠着车厢坐了下来对早已经从车里出来的老渊问道:“老头儿,那个是军阵吧?”

    “是不是很厉害?”李渊这小老头儿一顶着一身的大葱味,卖弄的看了李慕云一眼,语气中颇有些自得。

    “还可以吧,打打群架也不错。”李慕云口不对心的随口说道。

    虽然他心中着实对这军阵十分佩服,但正所谓死鸭子嘴硬,想到自己两世为人,当着李渊的面李慕云无论如何也不想低头。

    不过好在李渊似乎并不怎么介意,只是淡淡一笑说道:“若你有机会上战场,到时就会知道正真的军阵是什么样的了。”(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