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牛(囚)车?
    李渊开心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拿着二十四柱鲁班锁蹲在院子角落里摆弄一阵之后,老李渊越琢磨越不是滋味,总是觉得那里有些不对头。好像……好像当年自己老婆窦皇后还活着的时候,逗猫就是用这样的方式,随便弄一个什么东西丢出去,然后那只蠢猫就会追着那东西玩半天。

    想到这里,李渊不自觉的扭头看向李慕云,接着二十四柱鲁班锁就被丢了过去:“逆子,竟然把老子当猫来养,老子今儿跟你拼了!”

    任凭着过人的身手,李慕云随手将鲁班锁接住,鸡毛子鬼叫的就开始逃跑,一边跑一边嘴里还不闲着:“老头儿,你别不识好人心,我是看你无聊才给你找东西玩儿的。”

    “放屁,大唐现在连十二柱都没人能解开,你给老子弄个二十四柱的是啥意思,你给老子站住,别跑!”李渊追着李慕云,颇有不打死他绝不罢休的意思。

    陈木等人在院墙下面蹲了一排,就那么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一老一少在院子里兜圈子,一点都没有帮老李渊的意思。

    记得上次也是李渊追在李慕云屁股后面打,他们上去了,结果却被小老头儿披头盖脸的好一顿骂,说是打扰了他的雅兴,所以这次陈木他们宁可在一边看着,也不打算上去帮忙。

    一圈,两圈,李慕云家的院子不大,但老李渊终究也是几十岁的人了,两圈追不上也就放弃了,呼呼喘着粗气威胁李慕云发誓早晚有一天要把他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但李慕云此时已经骑到了院墙之上,大有你敢再追我就跳下去的意思。

    有看官可能会说,李渊一个太上皇每天说一不二的,怎么会跟一个乡下土鳖玩的这么嗨?

    这一点其实说来也不难理解,主要还是老李渊心灰意懒之下的一种发泄。

    而李慕云此时也是同样的一种心态,想他在自己所熟悉的世界那也是跺跺脚西方世界抖三抖的人物,骤然来到大唐对他来说也有一种很大的刺激。

    于是乎,李渊也好,李慕云也罢,这两个就开始放纵自己,潜意识中追求无拘无束生活的愿意让他们开始尝试以前从未有过的生活方式——也就是传说中的不在压力下恋爱,就在压力下变、、态!

    书归正转,最后李渊还是把李慕云给逮住了,用力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之后,又把鲁班锁抢了回去,眉开眼笑的让陈木好好收起来。

    隐约间,李慕云听那小老头儿似乎在说什么:等回了长安,一定如何如何,气死某些人之类。

    不过这老头儿自言自语的声音太小,距离过远的情况下,李慕云除了知道这老头儿应该是从长安来的之外,再也没有听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

    纷乱的一个早上过去,李慕云本以为那老头儿这次应该消停了,那二十四柱鲁班锁应该足够他玩上一年半载。

    结果,老李渊却根本没有摆弄那东西的意思,吃过早晚便把陈木叫到了身边,郑重问道:“二当家,咱们的金銮殿到底什么时候能修好?时间已经过了十天了吧?”

    “咳咳……”蹲在门口无聊看天的李慕云一阵咳嗽。

    “滚出去!”还在生气的老李渊越看李慕云越不顺眼,不由骂了一句。

    滚就滚,小爷还不稀罕坐在这里听你这小老头儿发癫呢。

    不就山上一破寨子么?外墙连树皮都没有剥掉,远远看着整个儿一原生态,竟然也好意思叫什么金銮殿,不得不说,这老头儿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这要是传出去,金銮殿这名字怕是就废了吧!

    想到数百年后紫禁城中著名的三大殿之一太和殿(正牌金銮殿),再想想山上那个破烂的寨子,李慕云就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对不起数百年后的永乐皇帝。

    毕竟金銮殿一词往往都是代指永乐皇帝时期建成的奉天殿,而现在这个词被用在一座原生态的破寨子上面,估计以后朱棣可能是再也用不了了。

    就在李慕云懊恼的蹲在院子里画圈圈儿的时候,陈木走到他身边,有些为难的说道:“少寨主,寨主想要现在就上山!”

    “那就上呗!”李慕云头也不抬的说道。

    “可是,咱上哪弄车?”陈木蹲到李慕云身边。

    “车?要车干啥?”

    “咱总不能让寨主走到山上吧?不管好坏也要弄辆车来!”陈木斜了李慕云一眼。

    “你可真是二十四孝的手下!我干爹花多少钱雇的你?”李慕云啧了一声感慨道。

    “你……”

    “别你你我我的,车咱们也不是没有,那,外面不是停着一辆么。”李慕云对着院子外面努努嘴。

    “牛车?”陈木瞬间张大了嘴巴。

    “牛车怎么了?牛车你有几辆?”李慕云翻了个白眼,满不在乎的继续说道:“走的时候把我那门板拆喽,改一改装到车上当车厢不就行了,真是的。”

    “这,这能行么?”

    “有啥不行的?相比马车,你不觉得牛车比较稳么?而且我们是上山,又不是踏青,那山上连路都没有,你弄个马车怎么上去。再说,这牛车是借的,颠坏了也不心疼不是。”

    “……”陈木已经无语了,但除了最后那一句用坏了不心疼,前面那一段似乎、好像还真有些道理。

    ……

    说干就干,村里唯一的木匠六叔被三胖子找了过来,用李慕云家的所有门板在牛车上弄了一个简易的车厢。

    呃……,好吧,是简陋的车厢,和押送人犯的囚车相比,就是多了四个板子。

    不过谁又能说什么呢?毕竟这车是在老李渊的指挥下改造出来的,这老头儿急着上山当寨主,一刻钟都不想多等。

    况且这是改造牛车啊,多热闹的事儿,李渊这小老头儿作为一群人中年龄最大的一位,指挥改造自然是当仁不让。

    于是乎,一辆类似于囚车的牛车就这样被老李渊给设计出来了,然后这老头儿在陈木等人诡异的目光中钻了进去。(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