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傻X
    扯蛋的事情韩复这些年不知道听过多少,但太上皇让官府去山上修个寨子这种事却还是第一次听说,所以在他听完钱波涛的回答之后,眼神依旧是透着迷茫,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

    “使君,您看此事应该怎么处理?”钱波涛等了半天不见韩复回答,一声轻咳提醒道。

    “那山阴县主薄到我们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他有什么要求!”韩复根本无法理解在山上修一座寨子的意义何在,同样他也无法理解山阴县那个主薄跑来朔州的目的。

    “他的意思是想要让府里给他拔点钱,或者免了山阴县的税收吧,下官也不清楚他来此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如果真的是太上皇在山阴县,此事我们怕是要好好考虑考虑才好。”钱波涛十分小心的说着,生怕哪句话引起韩复的不快。

    “你凭什么确定在山阴县的是太上皇?”韩复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而问道。

    “使君,下官刚刚看了,那金质的开元通宝的确是真的,那物件除了太上皇根本没人会拿出来用,那可是杀头的大罪,您说是吧?”凭借一种与与生俱来的直觉,钱波涛小心的回答着韩复的问题。

    “你的意思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韩复并不是那种死脑筋的文人,他听懂了钱波涛话里的意思。

    “使君,山阴县一年的税收并没有多少,我们没有必要为了这点钱去得罪一个持有金质钱的人,您说是么?再说您完全可以先答应着,然后给京里去一封信,或者给陛下上一次折子……,总之小心无大错啊!”被金质钱吓坏的钱波涛并不认为自己的建议有什么不好,为了保证自己屁股下的官位,就是再小心些也是应该。

    “嗯!”韩复深吸了口气,把钱波涛的话在脑子里转了转,最后点头说道:“那就先按你说的办吧,我回头给房大人写一封信,探探口风。”

    “诺!下官这就去回复那山阴县主薄。”钱波涛见韩复答应了,立刻喜出望外。

    “你去吧,顺便提醒那主薄小心应付,不要恶了那个拿着金质钱的人。”韩复郑重嘱咐了钱波涛,随后便对他摆了摆手。

    ……

    不管是山阴县那个拿着金质钱的人到底是不是李渊,对于韩复来说,这都是一件十分头疼的事情。

    钱财之类的东西,总的说来韩复并不在乎,如果有必要就是整个朔州府的赋税全都花了,相信皇帝陛下也不会多说什么。

    可是,眼下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钱,而是在于人。

    如果那人真的是李渊,韩复简直无法想象接下会发生什么奇葩的事情。

    只希望这一切只是虚惊一场吧,希望太上皇并没有离开长安,希望那金质钱只是一个闹剧,到时候派出府军把人一抓,一切便回重归平静。

    但万一是真的太上皇呢?万一那小老头儿真的突发奇想,就要在朔州扎根呢?

    想到最坏的可能,韩复只觉得眼皮子一阵狂跳,人也不淡定起来。

    ……

    山阴县李家村,几乎是一夜之间,这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寸的平静被打破了。

    无数工匠带着大量的工具在县里官差的陪同下来到这个小村,进入了那片让村里人避之不及的后山,在一座离村子不远的小山之上大兴土木,忙活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没人知道,也没人敢问。

    只有平时那个与李慕云关系甚好的三胖子突然变的神秘起来,每天都会进山,然后晚上再出来。

    终于有一天,有村人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在三胖子早上进山的时候拦住了他:“三胖!”

    三胖子正闷头往前走着,冷不防被人拦住险些撞到那人身上,待抬头看清来人之后,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口中漫不经心的问道:“啥事儿啊?”

    “你小子这几天到底在折腾个甚,是不是去山里帮着那些人干活去了?俺给你说,如果有什么赚钱的事儿你不能吃独食,得想着点村里的乡亲。”拦住三胖子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平日好吃懒做,游手好闲,家里的地放在那里荒着也不去种,却偏偏总是眼红别人,弄的村子里没有不烦他的。

    三胖子本就对此人没什么好感,于是随口应付道:“你若是想要找事情做可以去问问看,我不保证他们一定用你。”

    结果,让三胖子没想到的是,他这随口一说反而给自己惹了麻烦,那汉子用一种阴阳怪气的语气讥讽道:“呦呵,看不出来你还真和山里那帮人有关系,怎么,赚了大钱目中无人了?”

    “目中无人?你也配?”李慕云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三胖子的身边,接过了话头。

    “你……”那汉子似是没想到李慕云会突然出现,愣了片刻才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指着他说道:“小崽子,你嘴巴最好放干净点,否则老子就替你的死鬼老爹好好教育教育你。”

    对于这种自己不努力,总是报怨老天不公,似乎全世界都对不起他的人,李慕云有一种发自心底的厌恶,只不过以前此人和他没有什么过往,只想安静度日的小李自然也不想理他。

    可是现在这货竟然开口便直接辱及李慕云这具身体的亡父,却是让他有些忍无可忍。

    站在李慕云身边的三胖子显然发现了他的异常,连忙将他抱住:“慕云,慕云你听俺说,和这种人不值得生气,咱……”

    “你松开!我保证不打死他!”李慕云被三胖子拉住,一时争脱不开。

    “别,别这样,万一你把他打死了呢。”三胖子死死抱着李慕云,生怕他真的冲上去。

    “打死他又能如何,老子是特么山贼,老子怕谁!”李慕云因为不想过于挣扎伤到三胖子,只能控制着力气,双眼死死瞪着那汉子,像是欲要择人而噬一般。

    那汉子也是真怂,看到李慕云双目尽赤的样子也知道自己怕是惹了麻烦,正想着怎么找个台阶下的时候,骤然听到他说自己是山贼立刻来了精神,跳着脚喊道:“好你个李慕云,原来你跟山贼是一路的,老子要去报官,老子要让你坐一辈子牢。”一句话喊完,那汉子便飞一般的跑了。

    “哎,哎你回来!”三胖子看着闲汉那销魂的背影,大叫了几声,结果那闲汉跑的更加义无反顾,等到那货跑的没影了,胖子才诡异的笑了:“这特么傻、、逼,非被打死不可!”(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