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活爹
    挨家挨户的派发猪油过后,日子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李慕云每天除了陪着李渊那老头儿聊天打屁便没有了其他事情。

    而就在此时,陈氏兄弟中的老三陈土也终于赶到了长安。

    经过一连串的通报、查验之后,在皇宫中的御花园见到了正在怡然垂钓的大唐皇帝陛下。

    ……

    李世民,大唐皇帝。

    武德九年玄武门之变后先是被封皇太子,同年继位成为大唐皇帝,次年改年号为贞观。

    这玄武门之变相信大家都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本书中就不再介绍其过程。

    至于说具体当时到底是李建成、李元吉想要杀李世民,还是李世民想要反杀他的两个同胞兄弟,在李二当上皇帝之后已经再无讨论的必要,也没有讨论的意义,总之最后他落下了一个弑兄囚父的坏名声。

    而为了改变这一切,李世民可谓是想尽了办法,对于自家的老头子,可以说是百依百顺,就连称帝之后也依旧把太极宫留给了李渊,自己则是继续待在东宫长达三年之久,为的就是一个孝顺的名声,同时也想向世人证明,自己没有囚父。

    也正是因为这样,老李渊才有了离家出走的机会,而李世民也没有派人把老头子强行劝回来。

    ……

    长话短说,书归正转。

    却说陈三到了御花园之后,依礼上前通报了姓名,然后便等着皇帝陛下发问。

    李世民见派出去跟着老爹的人回来了,而且脸上还带着一脸焦急之色,便放下了手中的钓竿沉声问道:“陈三,你此次回京所为何事?可是太上皇那里出了什么问题?”

    “陛下,臣,臣不知道该怎么说!”陈家老三想到李渊那日决绝的态度,不由脸色发苦。

    “说,赦你无罪!”李世民急于知道老头子的具体情况,大度的赦免了陈三。

    “回陛下,太上皇他,他……”陈三吞吞吐吐,吭哧了半天,终于在李世民想发飙之前说道:“太上皇要当山贼!”

    “……”李世民所有表情瞬间在脸上凝固,半晌无语,像是在用尽全身的力气在消化陈三说出来的消息。

    “陈三,你可知道你刚刚在说什么么?”陪在李世民身边的长孙皇后也觉得有些方,但她明显比皇帝陛下要镇定的多,毕竟不是自己亲爹,总是差着那么一层。

    “皇后娘娘,臣说的千真万确,太上皇还在朔州认了个义子……”陈土(这名子真操、、蛋)生怕皇帝和皇后不相信自己,连忙将自己一行人在朔州发生的事情全都讲了一遍。

    李世民听完陈土的讲述之后,嘴角不断抽动,好半晌才带着无限深情感慨道:“这,这还真是朕的亲爹啊!!”

    “陛下,您看……”

    李世民到底是历史上最有魄力的几位帝王之一,片刻间便已经有了决断:“你继续回去好好保护太上皇,顺便将那个李慕云好好调查一下,若是没什么问题,就由他陪着太上皇折腾去吧。”

    “诺!”得了李世民的命令,陈土顿时觉得一身轻松,躬身施礼之后退了下去。

    ……

    陈土走后,四下再无碍眼之人。

    李世民终于是忍不住露出了一脸无奈的苦笑,对身边的长孙皇后说道:“观音婢,你说,这事朕要如何处理!”

    长孙皇后摇摇头:“陛下都失了方寸,妾身一个妇道人家又能有何办法?”

    李世民原本也没想过能在长孙皇后这里讨到办法,之所以问上一句,也不过是在吐槽,所以在听了她的回答并不觉得意外,只是长长叹了口气:“这是……活爹啊!”

    是啊,可不就是活爹么!

    想那李世民本就正在为自己正名,对老李渊自然是百依百顺,一切以老头子顺心为基准。

    可是,可是就算是这样,那也不能去当山贼啊。

    这特么要是传出去,李家的脸面还要不要?李世民的脸面还要不要?

    生生把自家老子逼的去当了山贼,这话传出去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可就算是这样又能怎么办呢?把老头子绑回来?那岂不是坐实了囚父的名声!

    所以伟大的大唐皇帝陛下风中凌乱了,遇到李渊这么一个活爹,生生把他逼的几乎生出跳城门楼子的念头。

    想到陈土口中那个李慕云说的老年痴呆,李世民突然觉得如果自家老爹如果真老年痴呆了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总比这样折腾要好。

    ……

    不说长安城中的皇帝陛下为了自家老头子的事如何风中凌乱。

    且说这朔州府的录事参军钱波涛。

    身为一个下州的长史,钱波涛身负从六品的官职,比他眼前的这个山阴县九品主薄不知高出多少品级,能见他一面已经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

    然而这主薄竟然不知死活,没拿礼品不说,还特么想要征发民夫,这不是扯、、蛋么!

    越想越生气的钱波涛脸色很是难看,看着正在不断擦汗的山阴主薄说道:“常言说:庙小妖风大,县小事非多。”

    “你说你一个破烂的山阴县,怎么就那么多破事儿。”

    “这民夫那是随随便便就能征的么?大唐刚刚打完仗你知不知道?整个国家都是民心思定,你在这时候征发壮丁你是在给自己找不自在,还是在给刺使大人找不自在!啊,你说!”

    说?我说什么?这是我想征民夫么?如果不是那块大内的牌子,老子才特不到这里来看你的脸色,山阴县主薄赔着笑,心里不断的骂着钱波涛祖上十八代,打算先听他把这些没味道的屁放完,然后好说正事。

    结果,让主薄大感意外的是,那长史钱波涛竟然还没完了,‘咔咔’把他一顿教训之后,又继续说道:“你的事情,我会在刺使大人那里为你求情,不过这事儿你回去之后要写一份五千字的陈情上来解释一下,否则……你这主薄就别想干了!”

    哎呦我去!竟然不问事情的原由就让老子回去写五千字的检讨?山阴县主薄被钱波涛一顿数落,牛脾气也上来了,心说老子不让你见识见识那位活爹的厉害,你丫就特么不知道大唐是谁说了算是吧!(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