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十九章 蠢东西
    毕竟如何消赃不是一时半刻能够谈妥的,所以在达成了初步的意向之后,李慕云便让中年管家带着自己一行去了侧院,在那里还有十来头肥猪在等待着他去挑选。

    期间,李慕云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纳闷的向那中年人问道:“你们庄子里养这么些猪做什么用?难道你家主上……”。

    “不不不,家主并不吃这个。”中年人连连摆手,随后解释道:“这些都是给那些庄户们准备的,到了年底的时候都会杀掉,然后各家分上一些,毕竟都是些下力的人,也不能太亏了他们不是。”

    “哦?这么说你家主上倒也算得上是个善人!”李慕云没想到这庄子上养猪的原因竟然是这个,听完之后不由对这庄子的主人起了一丝好感。

    “少寨主,其实我家主人并不如您想的那样刻薄。”在知道了李慕云打算和庄子上做长期的生意之后,中年人已经不像开始的时候那样紧张,一边走一边对他解释道:“这庄子上的人祖祖辈辈都生长在这片土地上,有些甚至和我家主人有些远亲,您说只要不是心如铁石的,怎么可能不念旧情。”

    “所以我家主人平日里也是尽可能的帮衬着周围的乡里乡亲,谁家有些大事小情的,能伸手也绝不会看着。”

    李慕云听完那中年人的解释之后,笑着点了点头:“听你这么说我觉着你家主上是个人物,这场生意如果没有意外,我和他做定了!”

    中年人同样露出一丝笑意,自信的说道:“少寨主若是有机会见到我家主人怕是一定会成为知交好友呢。”

    李慕云没有否认那中年人的判断,大咧咧的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那成,回头见到你家主人你就跟他说,他的猪我这次带走两头,算是我跟他借的,将来若是有机会一定还他。”

    “是,在下一定把少寨主的话带到!”对于李慕云的拍拍打打,中年人报以苦笑。

    “哎,对了,既然这样,索性一事不烦二主,管家你再借我一辆牛车,将两头猪给我装到车上,下次再来我让人一并将牛车送还,你看如何?”

    对于李慕云的得寸进尺,中年人能说什么呢,除了苦笑一声之外只能点头答应。

    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不说自己身为管家的职责如何,单说主上将庄子里的事情全部托付给他,他就不能让庄子因为一次小小的意外而被毁掉。

    ……

    便是这样,李慕云一行在庄子里‘借’了牛车,用车装了两头肥猪打道回府。

    一路无话,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放亮。

    屋子里老李渊本在熟睡,奈何院子里两头肥猪叫的太过凄惨,实在是无法继续睡下去,只能皱着眉头起床,洗漱过后来到院子里。

    只见得院中两头四蹄被捆在一起的硕大肥猪已经被放到了地上,李慕云和陈木、陈火兄弟正站在两头猪的前面互相推诿着什么。

    捂着鼻子走到近处,老李渊才听得清楚。

    “陈木,你杀的人多,你上!”这是李慕云在撺掇陈木。

    而陈木自然是不甘势弱:“老子杀的是人又不是猪,你不是猎户么,为啥你不动手。”言罢还将横刀塞进了李慕云的手里。

    “你是不是真傻,这附近的山里别说动物,特么草都快被山里的逃民吃光了,上哪儿去打猎!如果真能打到猎物,老子至于弄的一脸葱心儿绿?”李慕云掂量着横刀的份量,一边说着一边又将刀给还了回去

    “猪是你弄回来的,你不杀谁杀。”陈木的刀再次回到李慕云手中。

    “别说的你不吃一样。”李慕云又将还了回去。

    “杀猪简单的很,一刀捅死就行了。”陈木再次说道。

    “你说的简单,我这辈子连羊都没杀过,哪知道往什么地方捅。”李慕云继续摇头。

    “你就往这里,这里一捅……哎……”陈木正拿着手里的刀点在猪脖子的位置,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在他身后听的有些不耐烦的老李渊推了一把。

    瞬间“噗”的一声,锋利的横刀直没至柄,然后就是肥猪凄厉的惨嚎,其间还有李慕云小人得志的偷笑声。

    刚刚干过坏事儿的老李渊则是负着手向院子外面走去,口中还在喃喃嘀咕:“不过就是一只豕,杀的这么费事,蠢东西,就不知道回来的时候找个屠户给处理好!”

    是啊,说的好有道理啊!李慕云和陈木两个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苦笑起来。

    然后,李慕云就发现,似乎刚刚忘了一件什么事情,看到地上挣扎颤抖的半死肥猪才突然想起,特么竟然忘了烧水。

    猪与鸡鸭其实是一样的,身上同样有长长的毛,想要退掉只能用开水来烫。

    可是现在猪都已经杀了,再想那些也没什么用了。

    再说,看到两头肥猪身上沾的那些恶心的秽物,李慕云不认为自己在明明有很多肉的情况下,还能把那一身皮给吃下去。

    所以在经过了短暂的犹豫之后,李慕云决定猪皮索性不要了,连带内脏什么的也都不要了,反正院子里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估计没人会收拾这些东西。

    有了这个决定之后,陈木便将一群手下叫了过来,众人齐心合力将那两头猪该杀的杀,该剥皮的剥皮,用了近半个时辰时间全都处理的干干净净。

    然后,一群人围在一起谁也不动了,所有人都将目光盯在了李慕云的身上。

    “看我干啥?”李慕云被一群人盯着,隐隐觉得有些发毛,翻着白眼说道。

    陈木哼了一声,接过话头:“这东西是你弄回来的,该怎么吃你总得有个说法吧。”

    说法?李慕云一呆,吃猪肉还有什么说法?不就是炒着吃么?要不然放进祸里煮也行。

    可是当他看到一群人茫然的目光后,终于意识到,感情这帮人都特么是没吃过猪肉的高大上,就特么自己是见了猪肉没够的下里巴人!(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