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十二章 低调作人,高调作事(上)(修改版)
    李慕云刚刚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根本没想过这个时代根本就没有裤衩这个词,李渊一问顿时哑然,想了半天才说道:“就是亵裤、犊鼻裈的一种,不过穿起来比那个方便。”

    “哦?可有实物?拿来看看。”闲的有些蛋疼的李渊好奇心被李慕云勾起来了,饶有兴致的说道。

    看看?这怎么看?虽然老子身上就穿着裤衩子,可当着这么多人……。

    这时候有人说了,难道就不能再拿出一条备用的?

    也不怕实话告诉您:没有!

    毕竟眼下是古代的唐朝,还是刚刚打完仗的贞观四年,怎么可能像后世的现代,家里随随便便就能扯出好几条内裤。

    在这个资源极度匮乏的年代,其实大多数老百姓甚至连裤子都没有,也就是像李慕云这样矫情的才会弄条内裤穿,但说来也是只有一条,至于备用的……不存在!

    什么?您说如果放屁崩出屎来怎么办?

    那没办法,只能光着了!等到啥时候晾干了啥时候穿。

    ……

    看着李慕云尴尬的样子,李渊似乎也明白了什么,瞟了一眼正在兴灾乐祸的陈木和陈火两兄弟,也没有再多问。

    毕竟这老头儿没有看别人屁股的习惯,左右知道裤衩大致是个什么东西也就算了。

    而李慕云见小老头儿没再问下去,自然也不会再给自己找麻烦,看着陈火提在手中的袋子岔开话题问道:“东西买来了?”

    “都在这里了!”陈火不情不愿的袋子放到地上,立刻一阵鸡鸭的叫声传了出来。

    李慕云不管三七三十一,走上前去打开袋子,看到里面十来只鸡鸭的瞬间,不自觉的吸溜了一下快要流出来的口水,好久没吃到肉了,这下应该可以开浑了。

    但还没等到他有下一步的动作,屁股上传来一股大力,然后小老头的声音在身后传来:“臭小子,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准备午膳。”

    得,没想到身后这老头儿竟然比自己还急,李慕云心中暗自好笑,抬头看了眼躲在一边的陈木和陈火,:“你们两个愣着干什么?一点眼力价都没有!还不把人都叫来。”

    “什么叫来?”条件反射一般,陈火愣愣说道。

    “装犊子是吧?”李慕云撇撇嘴说道:“村里一共就那么几户穷的快要当裤子的人家,结果却有十多个乞丐在村里晃荡,你觉得人要傻到什么程度才能看不出其中的反常?”

    “哈哈哈……”李渊坐在一旁听李慕云说的有趣不由哈哈大笑。

    他在宫里待的时间久了,往日接触的也都是些权贵,出了宫陈木等人也是处处赔着小心,哪里会有人像李慕云这样肆无忌惮,再说李慕云说话的方式多少还带着后世的习惯,这同样也让老李渊觉得有趣。

    而陈木和陈火两人则被老李渊笑的有些面红耳赤,赌着气与李慕云对视片刻,这才气鼓鼓的打了一声唿哨,顺便又对着外面招了招手。

    可恶的小子,原来早就看出外面那些人不是本村之人,只是这家伙一直装聋作哑不作声,估计早就打定主意要看自己等人的笑话吧。

    “唔,看来人不少嘛。”李慕云看着聚集起来的十多个汉子,乐的眉开眼笑,将袋子一丢说道:“一人一只速度处理好,老爷子还等着吃鸡呢,别耽误了事情。”

    得,看来这小子是真把自己当大爷了,陈木等人郁闷的想着,但手下却不慢,十几个手下立刻烧火的烧火,杀鸡的杀鸡。

    正在众人忙着的时候,李慕云突然发现一只大鹅竟然趁着忙乱跑了出来,扭着硕大的屁股哇哇叫着向自己的方向奔了过来。

    卧槽!看老子好欺负是吧?咋不不往别的地方跑,非往自己这边跑呢!看着疾步而来的大鹅,李慕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随手抄边身边一把镰刀,在陈木‘不要’的惊呼声中挥了出去。

    霎时间,镰刀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一篷血雨随着刀锋划过溅射而出,在半空中形成一道凄美的彩红。

    当然,以上纯属扯蛋,真实情况其实是这样的。

    李慕云手拿镰刀,咔嚓一下砍断了大鹅的脖子,但没想到的是还有一块皮没有断开,大鹅的脑袋连着脖子上的皮‘咻’的一下从上一直滑到下面胸口的位置,露出大鹅血红血红的脖子。

    而且这还不算,那大鹅虽然没了脑袋,但却依旧不倒,还是坚定的迈着两条小短腿向李慕云的方向走着,而且一边走脖子上的断口处还一股一股的往外窜着血,足有特么一尺多高。

    从来就没有杀过鹅的李慕云顿时就呆了,两只眼珠子差点没有瞪的爆开,鬼叫了一声‘我艹’丢下镰刀就跑,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大骂:“陈木,你大爷的,你特么吓唬老子!”

    正在一边杀鸡的陈木无语了,心说老子特么已经提醒你不要那样干了,是你自己收不住刀,跟老子有毛的关系啊!

    可李慕云却因为陈木刚刚的提醒,脑子里只有陈木的名子,瞬间当机之后根本就想不到别的,自然是一边跑一边骂个不停。

    李渊那小老头的一众手下本来还挺郁闷,但看到李慕云如此搞笑的行为之后,那郁闷门不知怎么就散了,全都哄然大笑起来,就好像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而李渊呢,这小老头儿依旧坐在树下,看着健步如飞的李慕云在不用手扶的情况下,飞身窜上近五尺高的墙头之后,也露出那么一抹会心的笑容。

    可怜的李慕云蹲在墙头儿上,呆呆看着那没了脑袋的大鹅在院子里耀武扬威的逛了近半分钟,直到那大鹅倒下之后还依旧有些惊魂未定,任陈木等人如何叫他也不肯从墙上下来。

    直到最后所有的鸡、鸭、鹅全都杀完了,毛也退干净了,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从墙上跳下来,一屁股坐到李渊的身边吐槽道:“哎呀我的亲爹,可特么吓死老子了。”

    “啪”,话音刚落,一个大脖溜子就抽了过来,伴随着李渊的怒斥:“小王八蛋,跟谁称老子呢!”(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