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十一章 有多大屁股穿多大裤衩
    待到陈木走出县衙的正门,守在一边的衙役才敢探头探脑的靠过来,而主薄也恰巧在这个时候揉着被弹出一个大包的额头张开了眼睛。

    “大人,您没事儿吧?”有机灵一点的衙役看到主簿‘醒了’,立刻殷切的上前扶他起来。

    “没事个屁,这次我们摊上大事儿了!”主簿将额头上的金质开元通宝捧在手里欲哭无泪,心说怎么这尊大神跑到自己的辖区来了,这不是坑人么。

    但这话他只敢自己想想,说是万万不敢说的,真的说了那可是掉脑袋的大罪。

    就在这时,有一个衙役指了指主簿手里的金钱好奇的问道:“大人,您手里着钱怎么是金色的?看着和普通的钱不一样啊!”

    当然不一样了,太上皇用的东西能和你一个草民用的一样么,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主簿一边想着一边对那些好奇的衙役们摆摆手:“去去去,该干嘛干嘛去,今天的事情谁也不准说,若是我听到半点风声传到外面,担心你们的脑袋!”

    衙役们尽管觉得主簿有些小题大做,见见他脸色难看的紧,便也纷纷答应。

    身在官场的他们很清楚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道理,别看主薄在县里只是个九品,但若是想要搞他们那还真是老太太擤鼻涕——手拿把掐。

    不过就在衙役们将散未散的时候,县衙大门口再次走进一个人来,待看清来人之后,主簿一个哆嗦险些没坐到地上。

    你到来的是谁?其实不是别人,正是刚刚离去的陈木!

    只是这一次陈木并没有拿出小牌牌来吓唬主簿,而是走到他面前打量他半天才缓缓开口:“你们县里谁家养猪了?”

    “猪?那,那是什么?”主簿楞了一下。

    “就是豕,真是蠢透了!”陈木不耐烦地解释了一下到底什么是猪。

    猪,是他从李慕云那里听来的,之后他觉得‘猪’这个字要比豕叫起来好听些,要不然豕来豕去的总是会让人想起那种让人恶心的排泄物。

    “哦,这个有,有啊!”搞懂的猪的含义之后,主薄连连点头,顺便给陈木指明了方向:从北门出城,行五里,路边有一座当地富户的庄园,在那个庄园里便养着七、八头猪。

    陈木从主薄这里得了答案之后,心满意足,再次拍拍屁股离开了,留下尴尬的主薄大人呆愣在县衙里不断的擦着冷汗。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主薄虽然不知道陈木问谁家养猪要干什么,但毫无疑问这里面一定会出问题。

    而既然会出问题,那自然是问题出在别人身上比自己身上好,所以主薄毫不犹豫的把那个请自己吃过饭的富户给交待了。

    至于那富户在不久的将来会面对什么样的问题,这就不是主薄能管的了。

    ……

    话分两头,不说主薄那边如何安排人去李家村修山寨,单说这离开了县衙往回赶的陈木。

    其实陈木这家伙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来时的路上他就已经想好了,太上皇李渊要去当山贼,不管是他还是其他人,估计都无力阻止。

    也就是说这山贼他们这批人是跟着当定了,毕竟他们不能把李渊交给一个山阴县的乡巴佬带着。为保护那老头儿的安全,他们一个也跑不了,全都得上山陪那老头儿玩一次当山贼的游戏。

    可是说到上山,另一个问题就来了——山上没有住的地方。

    他们总不能让老李渊去山顶上吹风睡露天,所以修建山寨就成了必然。

    李渊,李慕云这两位‘祖宗’谁能亲自动手来建山寨?不能吧?那么修山寨的任务就只能由陈木他们自己来完成。

    陈木正是提前预料到了这些,所以才会在县衙逼着那主薄来代替他们完成这个任务,在减轻自己工作量的同时,还能在领导面前捞个急领导之所急的好名声,一石两鸟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说那主薄怎么向上级州府去解释这件事儿,相信那一枚金钱足以解决所有问题,毕竟那可是太上皇才有的东西,不管是县还是州,只要是不想脑袋搬家,估计没人会在这个问题多一句嘴。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让山阴县的人去修寨子,陈木他们就可以理直气壮的拖时间,最好能拖到李二陛下的命令传达下来,那时候所有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

    揣着这样的小心思,陈木带着打听来的消息,一路往回赶,在半路上又汇合了陈火,也就是护卫三人组中的被派去集市买肉食的那个。

    两兄弟见面之后一路聊着山阴县的发生的事情,带着买好的几只鸡向着李家村的方向赶了回去。

    ……

    此时已经天近晌午,李渊那老头儿一脸萝卜绿的再次吃了一顿萝卜宴,正坐在院子门口的嫁接果树下面无聊的晒着太阳。

    至于李慕云,这货根本顾不上李渊那老头儿,马上就要去当山贼了,他必须做好准备,家里有用没用的东西都得带上,反正有免费的苦力加打手,正好可以做一些搬搬抬抬的事情。

    想到免费的打手,李慕云抬起头,向院子外面望了望。

    这帮该死的家伙,竟然偷懒,回头一定给他们在老头儿那里上点眼药,否则他们就不知道什么叫工作效率!

    正想着,一阵马蹄声传来,两个黑点出现在村里唯一的主路上。

    得,说曹操曹操到,李慕云放下手里的箱子,来到李渊那老头儿的身边。

    “老太爷,我们回来了。”陈木两人回来之后将马栓好,背着一大袋子鸡鸭来到老李渊面前。

    “怎么去了那么久!”老李渊闭着的眼睛微微睁开,看着两人问道,声音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威严。

    “老太爷,咱不是要去当……当山贼了么,我就寻思着先找人先把寨子修上,要不咱们上去了也没地方住不是。”陈木没了在山阴县主薄面前的霸气,十分狗腿的弯着腰,毕恭毕敬的回答着。

    不过他这话说的怎么听怎么有一种玩票儿的意思,李慕云在一边听着嘴贱的毛病又发作了:“我们村有句老话,叫有多大屁股穿多大裤衩,你说你就一山贼,寨子却需要别人来修,你当咱们是去度假呢!啥叫体验生活你知道不?什么事儿都靠别人还有什么乐趣?”

    陈木现在一见李慕云就头疼,这货点就是典型的小人,上辈子不知哪柱香烧对了,被太上皇认了义子,结果立刻就王八翻身,也不想想如果没有太上皇在,就丫这张破嘴,早特么被人打死了。

    不过陈木的想法不代表李渊的想法,这老头儿不知怎么着,反正就是看李慕云投缘,听他在一边数落自己的护卫也不生气,反而乐呵呵的问道:“小子,你说的那个裤衩是个甚子物事?”(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