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八章 这日子过的太剌激了
    李渊顶着头上的大包郁闷的睡了,小luoli林若曦也回去找她的师父了,李慕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门口的嫁接果树下面,看着头顶的璀璨星空默默发呆。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李慕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仰望星空,只有空中那无数亘古永存的繁星才能让他忘却所有的过往。

    只是这一次他失败了,那点点繁星不但无法让他忘却烦恼,反而让他无法静下心来。

    平静的日子随着那老头儿的到来被打破,再也无法回到从前,就好像一面完好的镜子被打烂之后无法再次彻底复原一样。

    可是老头子到底是什么人呢?来山阴县的目的是什么?

    那三个跟着他的护卫;在县城里主薄谦卑的样子;院子周围黑暗处的七、八双眼睛……,所有的一切都在说明这老头儿背景的不凡。

    老头儿修剪整齐的指甲;走路时腰背挺直的样子;吃东西细嚼慢咽的节奏;乃至于送给林若曦的那块价值不菲的玉牌……,这同样说明老头儿身份的尊贵。

    毕竟一个普通百姓是不会有那么多讲究的,只有那些传说中的贵族才会有这样那样的‘臭毛病’。

    出于前世的职业习惯,李慕云不停的思考着。

    可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太少了,大唐,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迷,凭借他所熟悉的世界中一点点史书,根本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要不要出去抓一个暗处的‘眼睛’逼问一下?

    这样的念头在李慕云的脑子里闪过,但又飞快的被否定。

    老头儿绝不会是因为他一个穷小子才来到山阴县,所以他完全没有必要为了探寻老头儿的目的而打草惊蛇。

    要不还是继续伪装下去吧,反正只要不是让自己再去杀人就好,至于说那个老头,反正自己也没什么事情可做,索性就陪他玩到底好了。

    有了决定之后,李慕云整个人轻松了许多,天空中的星星似乎也更明亮了一些,纷乱的心情再次恢复平静……,该回去休息了。

    ……

    “怎么样?查到什么了没有?”就在李慕云起身走回简陋的茅屋的那一刻,距离他家不远的地方,白天跟着李渊的三个护卫聚到了一起,其中的那个首领压低了声音向一个刚刚赶回来的家伙问道。

    黑暗中一个声音说道:“李慕云,现年十八岁,平日里打猎、砍柴为生;其父李怀辰,是一个铁匠;其母孙氏,农妇;十七年前一家人从幽州搬来的此地,不过那李怀辰和孙氏两人四年前死了,死因是突厥人的一次打草谷不及躲避。”

    “这么说此人身世倒也算是清白。”

    “这可不好说,人心隔肚皮,永远不要被表象所迷惑。”

    “那怎么办?太上皇不肯离开,非要跟着那小子一起走,我们又不能用强。”

    “继续跟着吧,想办法盯紧那小子。”为首之人摆手结束了这一次的讨论,黑暗中双眼带着一丝坚定:“明天我会想办法混到太上皇身边,无轮如何也不能让太上皇单独与那小子在一起,否则万一出了事情,我们谁都扛不住。”

    “阿大,要不我去吧,你在外面可以主持一些事物。”

    “不用,我去就好,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一个穷小子而已,不行的话直杀了。”为首之人声音平淡,就好像说的是杀一只鸡,而不是一个人。

    然而,三人并不知道,就在他们讨论这一切的时候,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一棵树上,一个黑色的人影正在窥视着他们,将他们所有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最后嘴角扯出一个不屑的弧度。

    ……

    王大龙(作者现实中死党韩枫所扮),李慕云口的神秘人,同样也是林若曦的师父。

    整个村子没人知道他来自什么地方,只知道他是二十多年前搬来的,而且搬来之后就没有出过村子,不,应该说没有出过他家的院子。

    没人知道他叫什么,也没人知道他是靠什么活着,除了三年前一拨人贩子路过之后,他家里多了一个叫林若曦的女孩之外,村里人对他的了解仅限于有钱!

    可王大龙真的那么简单么?当然不是!

    一个简单的人怎么可能二十来年不出房门一步?

    一个简单的人怎么可能在所有人都知道他有钱之后,还能活的如此潇洒?

    一个简单的人又怎么可能靠近到三个李渊信赖的护卫如此近的距离而不被发现?

    三个李渊的卫护到底还是军旅之人,对一些江湖中的事情并不了解,而且他们在长安也是横行惯了的,来到山阴县这种偏僻的小地方,自然有着高人一等的感觉。

    而正是这种高人一等的感觉,让他们处处陷入被动。

    贸然进入村子的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行踪早就已经被人发现,李渊的身份也从他们口中暴露。

    如果不是王大龙并不想惹麻烦,又对李慕云那个家伙没有必胜的把握的话,估计这三个护卫此时已经身首分离,变为地府的一缕冤魂。

    ……

    翌日,天刚蒙蒙亮,李慕云家的院门便被人拍的‘啪啪’作响,一个衣衫褴褛的汉子站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向里面望着。

    “谁啊,一大早就敲门,想死啊!给老子滚!”一阵不耐烦的骂声过后,一个黑色的东西破窗而出,‘哐’的一声咂到地上,接着便是李慕云撕心裂肺的惨叫:“哎呀的我亲爹,咱家可就这么一盏灯啊!”

    “呸,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就你这样子还想当山贼,一盏破灯都舍不得,还当个屁的山贼!”

    “爹,祖宗,您小点声,咱现在还没上山呢,您再这么喊,一会儿把官兵招来了!”

    “官兵来了又怎么样,老子倒要看看,有老子在,谁敢抓你!”

    老李渊这话说的霸气,但听在外面拍门之人的耳中却不是那么回事儿,伪装成乞丐的三人之首只觉得天都要塌了。

    好好的太上皇,只一晚上没见,竟然要跟昨天那小子去当山贼,这特么叫什么事儿?!到底是谁出的损招儿?如果被皇帝陛下知道……,这特么日子过的太刺激了!(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