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七章 顶级山贼
    听了李慕云的想法,李渊的脸上露出十分古怪的表情,很想扒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而且这是第一次有人在他面前直理气壮的邀请他当山贼,对于他这个失意中的老头来说还真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所以当看到李慕云踌躇满志、摩拳擦掌随时准备出发的样子后,李渊脱口而出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怎么了?”李慕云懵懂的反问。

    李渊没说话,一边的小luoli林若曦皱着眉头教训道:“好好的日子不过,去当山贼,你不知道当山贼被抓住之后是要砍头的么?”

    “切,这有什么,我义父在官府里那可是有后台的人,县里的大官儿都怕他。”李慕云满不在乎的把小luoli扒拉到一边,凑到李渊身边:“怎么样义父,我们一起去当山贼吧,到时候大块吃肉,大碗渴酒,山头上立一杆大旗,上书‘替天行道,劫富济贫’……”

    说到当山贼,李慕云噼里啪啦说的那叫个眉飞色舞,听的李渊心思也开始活泛起来。

    这老头儿这一辈子基本上啥事儿都干过了,可就是没试过当山贼(当年上瓦岗山的是李密,秦琼和程咬金也上过瓦岗,独独最大的造反头子李渊和李二没上过),现在听李慕云说得起劲儿,也开始犹豫。

    另外一点就是老李渊的江山被儿子给抢了,这心里便憋了一口气,虽说离家出走可以给李二添堵,但想来想去这老头儿又觉得有些不够。

    眼下听李慕云说上山去当山贼,这老头儿才算是真正找到了坑儿子的好办法。

    堂堂太上皇,竟然跑去当了山贼,如此亘古未有之事若是传出去那简直是丢人丢到家了。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到时候有人比自己更丢脸。

    想到这里,老李渊心里的天平已经偏向李慕云,看着他的目光满是赞许。

    再想到身在长安的那个逆子收到自己老爹上山当山贼的消息之后暴走,难堪的样子,老李渊再次已经有了马上就答应李慕云的冲动。

    “义父,您到底同不同意啊?我这儿可是连山贼之歌儿都想好了,要不唱给您听听?”老李渊举棋不定的样子让李慕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忍不住催促起来。

    “山贼之歌?那是什么?”第一次听说山贼之歌儿的老李渊将心思从胡思乱想中收了回来。

    “好汉歌,我刚刚自己编的!义父想听听不?”李慕云恬不知耻的开始剽窃。

    李渊点点头。

    对于李慕云,他现在是越来越感兴趣了,这家伙不按套路出牌的性子很符合老李渊眼下的心情。

    一个愤世嫉俗,只想发泄心中不满情绪的老头子,遇到了不知所谓的后世奇葩杀手,一时间可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王八看绿豆,野鸡配色狼……。

    就在老李渊毫无心理准备,以为李慕云会向正常青楼里的那些戏子般来上一段时,一阵鬼哭狼嚎般的声音骤然响起,将这老头儿狠狠吓了一跳。

    “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嘿嘿,参北斗哇,嘿嘿,参北斗哇,哎嗨呦伊尔呦哎嗨哎伊尔呦)……”

    李慕云哎哟了半天,这才在老李渊想要杀人的目光中继续了下去:“说走咱就走哇,你有我有全都有哇(又是一顿哎哟)……”

    李渊的眼神已经有些散乱,呆滞。

    “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哇(继续哎哟)……”

    对于现代人比较流行的调子,在李渊听来没有任何美感,在这老头儿眼中只是愈发确定了李慕云的不学无术。

    只有林若曦那小丫头觉得李慕云唱的不错,站在一边跳大神一样跟着乱抖(跟李慕云学的尬舞)。

    好不容易,李慕云唱完了,眼巴巴看着李渊像是在等着他的评价。

    然而李渊却对此不置可否,扫了一眼李慕云略带葱心绿的脸:“既然想当山贼,你有考虑过能抢到什么东西没有?”

    “您老不是在官府有人脉么?到时候打听一下,谁家养猪了,咱就去抢谁呗,到时候把猪抢回山上,咱们就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李慕云眉开眼笑的说着,却不知李渊的一颗心已经变的拔凉拔凉的。

    开始以为这小子想当山贼能有大志向,就算他说杀官造反,推翻李二的统治之类,李渊都有心理准备。

    可丫最大的目标竟然是吃,吃的还是猪肉,这对于李渊太上皇的身份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讽刺。

    所以……。

    “啪”暴怒的李渊一巴掌拍在李慕云的头上:“吃吃吃,就知道吃,除了吃你还知道啥?吃你就不能找点好东西吃,还吃猪,你怎么不去吃屎!”

    “山贼当到你这份上,还不如去当乞丐。”

    “你就不会想想当年的瓦岗山,看看人家,再看你!”

    李慕云被暴怒的老李渊打的抱头鼠窜,小丫头林若曦躲在一边偷笑不已。

    直到最后老头儿打不动了,呼哧带喘的停下来,李慕云才狠狠瞪了小丫头一眼:“下次有好吃的再也不给你吃!”

    听到吃,小丫头低眉顺眼的退到一边,再也不敢嘚瑟,小小的年纪的林若曦完全没有想过,过了今天就要跟着师父上山,李慕云就算是有好吃的想留给她也不可能了。

    李慕云同样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吓唬完小丫头,便对还在生闷气的李渊说道:“义父,这事儿不是我没出息,关键是您说的那几伙儿有名的山贼现在都已经被灭了,正所谓木秀于木风必摧之,又所谓出头的椽子先烂,还有人说打死犟嘴的,淹死会水的,另外……”

    “停,你小子说够了没有?”听着李慕云驴唇不对马嘴的比喻,李渊翻了个妩媚的白眼。

    “说完了。”李慕云飞快的回答道。

    “既然你说完了,那老子就来说几句。”李渊先是哼了一声,接着十分霸气的说道:“老子的儿子想当山贼,自然要当最好的山贼,至于有人来找你麻烦,有老子在这里,哪个敢……!”说到此处,猛然起身。

    紧接着便是“哐”的一声,伴随着老头儿的一声闷哼以及房梁下落上的无数灰尘,敢情是霸气无双的老李渊起身太急,脑瓜子直接造房梁上了。(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