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五章 没出息的东西
    在李慕云家里吃的这顿饭,是李渊这一生中最难忘的一餐,以至于吃过饭之后两个时辰,打嗝、放屁都是一股子萝卜的味儿。

    李渊这老头越想越不是滋味,突然揪住正在另一头清理房间的李慕云:“小子,你一定是故意的是吧?是不是故意想把老夫挤兑走?”

    “啥?”李慕云抱着一个箱子,愣愣回过头。

    李慕云的家并不大,与普通农家并无什么区别,一套房子分成三间,中间是厨房,两是卧房。

    不过因为这上身体的父母已经离世,另外一间屋子也就空了下来,时间长了,就变成李慕云的仓库。

    现在家里多了一个赖着不走的老头儿,李慕云没有办法,只好把另一个当成仓库的屋子整理出来,否则他就只能睡厨房。

    “别给老夫装糊涂,老夫告诉你,这招儿没用,别以为老夫会上你的当。”李渊哼了一声,像是故意在跟李慕云赌气。

    李慕云反应了一会儿才搞清楚这老头儿到底在发什么疯,把手里的箱子找地方放好,一屁股坐到上面:“我说亲爹啊。您瞅瞅咱家里里外外,这都穷的J、、8摇铃铛了,不吃萝卜还能吃啥!”

    “噗嗤。”可能是觉得李慕云形容的有趣,严肃的李渊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找个地方随意的坐下:“我看你现在年龄也不小了,对将来有没有什么期待?以后想要做些什么?”

    做些什么?李慕云的眼神有些飘忽,曾经的他是一个杀手,可以说除了杀人什么都不会,书虽然读了不少,但在大唐这个时代用处却并不大。

    厌倦了你死我活的杀手生涯,李慕云其实只想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生,哪怕每天都吃萝卜开会也无所谓,反正在他熟悉的那个时代他还吃过比萝卜难吃百倍的东西。

    李渊见他不说话,愈发来了兴趣,扬了扬下巴:“你不会就想着这么混下去吧?以后就当一个平民百姓?以后你的儿子、孙子也继续这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我本来就是一个平民百姓,不觉得当一个平民有什么不好,一辈子过的就算是再辉煌,死后还不过就是黄土一培。”李慕云深深吸了口气,看着李渊继续说道:“我知道您是大人物,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认我当儿子,不过我可能让您失望了。”

    李渊突然笑了,伸手遥指着李慕云:“你这人不错,很聪明而且不贪心,不过就是显得太过老成,老夫像你这个年龄的时候,绝不会如此暮气。”

    “可能是与名字有关吧。”李慕云自嘲的笑笑。

    慕云,慕是羡慕的慕,云是云朵的云。

    所以李慕云的梦想就是像天上的云朵一样自由自在,不受任何约束。

    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李渊和李慕云两人就那么静静的坐着,半晌之后还是小李打破了这份平静:“其实如果说梦想,我还真有一个,那就是养豕。”

    “养豕?”李渊皱了皱眉头:“养那种脏兮兮的东西做甚?”

    豕,就是古代对猪的称呼,与屎同音,历来为那些高门大户所不取,其原因为是猪那东西太脏了。

    不过李慕云却并不觉得那东西有多脏,反而脸上露出一丝向往:“养几头豕在家里,我就可以什么时候想吃肉就弄一头过来杀掉,然后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李渊用诡异的眼神看着李慕云,他必须承认自己被他的样子恶心到了,想到那些混身是裹满污泥与粪便的生物,这老头儿就有一种想吐的冲动。

    不过好在李渊及时忍住了,咬着牙帮助李慕云打消了养豕的念头:“你养那个不行,太慢了,一头豕要长成怎么也要一到两年,你能忍得住么?”

    李慕云愣了一下,低下头像是在认真思考李渊提出的问题,片刻之后摇摇头:“忍不住。”

    “那就别养豕了,换一样。”李渊借机说道。

    “那就去打猎好了,我知道山里有野豕,以后想吃的时候就进山打一头,弄回来剥去皮,然后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李渊无奈的看着李慕云,啧了一声说道:“你小子上辈子和豕有仇是吧?”

    “您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现在牛、马、驴这种大牲口都是有户口的,不能乱杀,羊那东西全身没有二两肉,怎么可能够吃,所以也就豕还成,肉多。”李慕云似乎并没有听出李渊这老头儿话里的另一层意思,依旧对猪肉念念不忘。

    “唉!”李渊实在是拿李慕云没招了,不得不出言点醒他:“其实我有更好的出路,你想不想听听?”

    “哦?”李慕云眼前一亮。

    “去当官吧,当官才是最有前途的。”李渊说道。

    原本兴致勃勃的李慕云在听了李渊的建议之后,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撇撇嘴说道:“您可拉倒吧,刚刚县里那主薄可是说了,他一个月才五石粮。按现在五文一斗的粮价,一个月他也就是两百五十文的俸禄,这么点钱别说吃肉,只怕喝风都成问题。”

    “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合着你眼里就一个九品主薄是吧?你怎么就不想想七品的县令呢?你怎么就不想想四品的刺使呢?你怎么就不想想一品的亲王呢?”

    被李慕云鄙视之后,李渊彻底暴发了。

    由他罩着的人,竟然最大的理想就是一个下县主薄,这特么传出去得是多大的笑话。

    想他李渊那可是太上皇,他认的义子至少也是个郡王什么的,好一好就是亲王,结果丫最大的理想就是当个养豕的,为的竟然是能够吃上肉,这个世界简直特么太疯狂了。

    而李慕云竟然一点也没有看出李渊到底为什么会发怒,还是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挑着指甲里的泥。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长的如同瓷娃娃般的小女娃突然从外面跑了进来,冲到李慕云身边带着哭腔叫道:“慕云哥哥,我,我不想离开你,我不要跟师傅上山,我要给你当新娘……”

    新娘?看着依偎在李慕云身边,年龄大概只有六、七岁的小女娃?老李渊顿时被雷到了,望向李慕云的目光中带上浓浓的鄙夷。

    李慕云同样被小女娃吓了一跳,吭哧了半天,瞥了一眼坐在一边正在鄙视自己的老头儿,忽儿说道:“丫头,哥现在缺的是老娘,不是新娘!”(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