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二章 亲子证明
    逃?怎么逃?你丫能逃,我们能逃么?我们要是跑了只怕立刻就是掉脑袋的大罪,而且家人也要受到牵连。

    再说,被李渊指着鼻子认成儿子的人,那是想逃就能逃的么?

    以这小老头儿的身份来说,别被他认真儿子,就是认成孙子,重孙子,你丫也得忍着!

    想到这里,几个汉子发出一声怪笑:“小子,认命吧,我们家老爷既然认了你当儿子,那你最好老老实实的过去叩个响头,否则到最后你好看。”

    青年被这几个汉子和老头儿弄的十分不爽,有那么一瞬间真想突然出手,把这些个不知好歹,满世界故意碰瓷儿的家伙弄死了算逑。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自己好不容易摆脱了‘杀手’的身份,怎么能因为一个老年痴呆就暴起杀人呢。

    再说这不是要去官府么?虽然眼前这几个汉子和那老头儿是一伙的,可若是到了官府,相信事情一定可以水落石出。

    毕竟自己是一个拥有六张学位证的‘杀手’,这么简单的事情相信应该难不倒自己。

    于是乎,本应夺路而逃的青年就这样十分自信的跟着几个汉子和老头儿上路了,向着不远处的山阴县而去。

    ……

    故事进行到这里,不得不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样貌怪异的青年。

    这青年本名姓李,名叫慕云,是二十一世纪西方世界顶顶有名的‘顶尖杀手’。

    而之所以说他是‘顶尖杀手’,那是因为李慕云完全就是个极品,别的不说,就说业余爱好吧,别的同行业余喜欢唱K的、喜欢泡吧的、喜欢画画的、喜欢弹琴的,也有喜欢找女人的,所谓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而这位李慕云倒好,他的业余爱好就是读书,五年的杀手生涯下来,他竟然考了六张学位证,成为杀手界的第一文化人。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李慕云是杀手界里唯一一个没有在国际刑警组织备案的杀手。

    也就是说他在二十一世纪的身份很干净,干净的像是一张白纸,档案里从小学到大学除了乐于助人就是品学兼优,除了这些再就是各种省级、国家级的获奖证书。

    所以李慕云在二十一世纪就是一个传说,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身手到底如何,他做的活儿每一件都做的很彻底,没有任何一丝后患,也没有任何活口,而且到最后,他还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

    但就是这样‘优秀’的一个人,竟然会因为一次让人心情愉快的驴行来到大唐,不得不说,这就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因为李慕云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来的大唐,反正他只知道自己爬了一座山,然后就看到一条闪电,接着……等他再次恢复意识就已经在这具身体里面了。

    ……

    长话短说,李渊这老头儿带着几个壮汉还有李慕云一路进了阴山县城,其间指使几个汉子揍了上来收进城税的官兵。

    这样的行为让李慕云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觉得这老头似乎不单单只有老年痴呆一种病,甚至可能还狂躁症。否则的话进城不给钱也就算了,为毛还要打人?

    ……

    阴山县的县衙很破旧,这一点从门口斑驳的匾额就能看出来,不过作为一个人口不足两千的边城小县,有个县衙已经算是不错了。

    就像后世那个经典的桥段:有手表就行了,还要啥自行车!

    进到县衙里面,官老爷已经升堂,李慕云不熟悉这里的官制,也不知道如何从穿戴上区别品级的大小,反正他看李渊那老头儿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李渊站着不动,他也不动。

    就这样,整个县衙上至官老爷,下至门口的衙役全都这么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直到李渊那老头儿咳了一声,那官老爷才抽了抽嘴角问道:“你,你们来到本县可是有什么事啊?”

    “这位孙主薄,老夫的儿子不要我了,你看这事儿怎么办?”李渊的声音洪亮的指着李慕云说着,单凭声音判断竟比那堂上坐着的官爷还要威风不少,这让李慕云不得不对这老头儿刮目相看。

    那堂上主薄顿了顿,看看李渊,又看看李慕云,像是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好半晌才迟疑的问道:“你为何不要你父亲,从实讲来!”

    “我就是一过路的,看这老人家在与人争执,所以就想帮帮忙,谁知道这老头儿竟然是老年痴呆犯了,非要说我是他儿子……。”李慕云简单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下,然后看着那堂上坐着的主薄,等着他来断案。

    结果那主薄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诡异的看了他一眼,继续问道:“你说你叫李慕云?哪个慕,哪个云啊?”

    “哦,羡慕的慕,云彩的云。”李慕云不疑有它,爽快的回答。

    那主薄哦了一声,低下头,提起笔在桌上的一张纸上写了些什么,然后又拿起桌上的印章蘸了些印泥‘哐’的一声盖了上去:“好了,结案!”

    结案?李慕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接着木然从一个衙役手中接过了刚刚被盖了通红大印的‘亲子证明’,上面写着:

    兹证明,李慕云确系李洪之子,有赡养老人之义务……等等。

    这,这特么是什么东西,官匪一家亲么?这还有没有地方说理了!

    李慕云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这是被人摆了一道。

    可就在他刚刚准备发火的那一刻,那个碰瓷儿的老头儿突然对那个什么主薄喊了一声:“喂,你别走,刚刚我儿子来的时候可是带了二十贯钱的,你这贪官把银子弄到哪里去了?”

    我了个去的?这什么情况?勒索?难道这老头儿刚刚对自己还是手下留情了?李慕云三观尽毁的看着那‘老年痴呆’,胸中怒火瞬间烟消云散。

    而那堂上主薄则是一脸的懵逼,看着李渊身后那个拿着大内侍卫牌子的中年汉子,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试想一下,那二十贯钱虽然不是特别多,但重量却是惊人的很,一贯足足有六斤四两,也就是说二十贯足有一百二十多斤的份量。

    看李慕云那干巴巴的小体格子,一百二十多斤不用说让他拿,背也不一定能背得动吧?

    再说这年头儿谁特么会背着二十贯钱在街走啊,蠢么?等着被人抢么?

    但是懵逼归懵逼,看着那大内侍卫的牌子,主薄还是哭丧个脸让手下去弄钱了。

    而直到这个时候李慕云算是彻底搞懂,合着人家老头儿根本就不是什么老年痴呆,而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大到让官府都无法抗拒的大人物。

    “小子,怎么样,当我儿子不亏吧?”就在李慕云忧然大悟之时,李渊这那头儿来到了他的身边,在他的肩上拍了拍。(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