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正文 第一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大唐贞观四年,与突厥的大战刚刚结束,整个国家正处在从军事扩张向经济建设发展的转变阶段。

    而我们的故事则是从一个叫山阴县的小县城开始的。

    这里人口不多,地理位置也比较偏僻,按大唐的标准就是地地道道的下县。

    而说起地理位置特殊,特殊在哪呢?概因此地位于突厥、契丹、大唐的交界处,长年累月受到那两族的边民骚扰,所以但凡有点门路的人基本上全都搬离了这里,留下的也基本都是些彪悍到不行的猎户和一些做边贸生意的商人。

    这就造成了这里人口稀少,土地大量荒芜,每年都无法完成上面交代下来的任务指标,所以这里自然而然也就成了一个下县。

    话说这一日,朔州通往山阴县的官道上,远远便可以看到一个老者似乎与几个三十来岁的汉子争执着什么,但原本应该处于弱势的老者却显得十分激动,而应该处于强势的几个汉子却显得唯唯诺诺。

    “朕不回去,你们回去告诉老二,就说是老子说的,让他就当没有我这个老子,不用再派人来找我,滚,全都给朕滚!”老头霸气无双,面对几个壮汉,一口一个朕的嚷嚷,全然不顾那几个汉子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好不容易等那老头儿不嚷嚷了,其中一个汉子才吱吱唔唔的说道:“太上皇,咱还是回去吧,就算您不想回宫,离长安近点也行啊,这里地处三方交界,实在是太危险了,若是出了什么问题,陛下那里完全就是鞭长莫及……!”

    “那就让他当朕已经死了,反正朕的两个儿子也已经死了,朕的皇后也死了,也不差朕一个。”老头继续嚷嚷。

    听老头儿说起儿子死了,几个汉子缩了缩脖子,全都不敢说话了,只有为首的一个硬着头皮继续劝着:“太上皇,千万莫要如此说啊,若是陛下知道了怕是要伤心。”

    “他伤心个屁,老子才是真正伤心的那个……”

    而听到这里想必大家也都明白了,这老头儿不是别人,正是大唐皇帝陛下李世民的亲生父亲——太上皇李渊!

    至于说为什么李渊会出现在朔州的山阴县……,无它,想不开离家出走尔。

    想那李世民继承皇位三年多,竟然还只能窝在东宫上朝,李渊这老头儿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出于理性就把太极宫那边让给了二儿子。

    可是让归让,从感情上来说,李渊这老头儿怎么也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越琢磨越觉着对不起老婆,越琢磨越觉着憋屈,所以这一气之下,在李世民登顺天门看颉利跳舞的空当,这老头儿便梗着脖子离家出走了。

    ……

    书归正传,却说这一个老头儿,几个壮汉,一方要继续离家出走,另一方则是不知道第几次要把他劝回去,双方在官道上僵持着谁也不肯让步。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农人打扮的青年从远处走了过来,远远看到这里的情况,顿时一声大喝跑了过来:“喂,你们几个想要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欺负老人,不嫌丢人么?!”

    欺负老人?丢人?这是在说我们几个呢?几个汉子对视一眼,心道:好一个有眼无珠的蠢货,难道就看不出来现在到底是谁在欺负谁么?

    不过想归想,几个汉子的动作却不慢,转眼间已经把李渊挡在身后,为首的汉子冷冷看着跑过来的年青人问道:“站住,你是什么人?”

    “你们又是什么人?官道之上拦住一个老者意欲何为?”青年并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只是扫了几个汉子一眼,目光在他们握住刀柄的手上停留片刻。

    其实这事倒也不能怪那几个汉子对那青年心生戒备,实在是因为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李渊,自然不能让这个身份不明的青年过于接近。

    不过,让人十分意外的是,李渊那老头儿突然在这个时候说话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小子是我儿子,你们几个都给老子滚开,老子要跟我儿子回家。”

    “噗通……”刚拉开架式,打算伸量一下青年身手如何的汉子一个站立不稳,左脚绊右脚以一个诡异的姿势栽到地上。

    而那青年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老头儿,脑子里转过无数的念头,半晌憋出一句话来:“你不是我爹,你是我祖宗!”

    “就算是你祖宗,也是你占便宜!”倒在地上的汉子刚刚爬起来,听到青年无意识的自语,鄙夷的接过话头。

    不过,却并没有人搭理他,李渊那是身份高贵,懒得理他;而青年还处于懵逼之中,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

    而就在众人都尴尬的不知怎么继续的时候,李渊这老头儿又开口了:“老子儿子找到了,你们几个都滚吧,回去告诉你们家主人,就说老子不回去了。”

    “太……,老太爷,您,您不能这样啊。此人身份不明,您……”守在李渊身边的两个汉子不敢暴露李渊的身份,只能以老太爷代称。

    而李渊却不管那些,看着那青年振振有词“谁说身份不明了?老夫不是说他是我儿子么?走了一路,竟然没有一个人来管闲事儿,现在来了一个,除了我儿子还能是谁!”

    听了李渊和几个汉子之间的对话,青年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对头了,脸色变了变,再次看了那几个汉子一眼,强撑起一个笑脸:“那个……,我,我肚子疼要去茅厕,你们继续!”说完也不等那几个汉子有所反应,转身便走。

    结果还没走出两步,身后传来老头儿的声音:“站住,你干什么去!”

    “换一条路,看看能不能再找一个娘!到时候回来接您。”鬼使神差的青年一边疾走一边说道。

    “噗嗤”几个汉子顿时被青年的回答给逗乐了,不过乐归乐,对于李渊的命令却不敢不听,既然刚刚老头儿说了让那青年站住,那他们就必须把那青年给拦下来。

    “你们想干什么?玩儿仙人跳?我跟你们讲,我现在兜儿比脸都干净,真的没钱!”面对几个壮汉,青年向后退了两步,与其拉开了距离。

    仙人跳个屁,如果不是太上皇有命令,老子们才懒得理你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

    几个壮汉上上下下用诡异的目光打量着被他们围住的青年,看他那那寸许长的头发,说不出的怪异,就好像是刚刚还俗的和尚。

    而就在青年与几个壮汉互相打量、戒备的时候,李渊这老头儿又说话了:“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这个不孝子抓住送官,老夫就不信没有王法管着他!”

    青年与几个汉子机械中带着木然的扭过头,看向身后的李渊,然后又彼此对视一眼,顽后青年心中似乎有了一丝明悟,恍然道:“你们家老太爷一定是老年痴呆犯了吧?不如你们与我一起逃了如何?让这老头儿继续糊涂去吧。”(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http://www.jlxs8.com/1_1170/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