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历史趣赢平台 > 逍遥侯 > 第一卷 潜龙在渊 第1060章 千户侯
    实际上,《炮兵操典》上规定的训练大纲要求,已经低于李永堂对炮兵们的要求。

    《炮兵操典》毕竟是成文法,不可能随时随地予以修正。所以,从实际出发,在确保不炸膛的前提下,李中易授予了李永堂一定程度的训练自主权。

    炮兵,原本就是新生事物,尤为需要敢打敢拼、敢冲敢闯的摸索精神。科学规律决定了,正因为有无数次锲而不舍的失败,才有可能奠定成功的基础。

    在以往的训练中,李永堂和炮兵们,虽然不掌握风向对实弹射击的精细化影响。但是,实践出真知,只要多练习多总结经验教训,总会找到可靠的应对之策。

    李中易以前的医院里面,其实有很多临退休了,还仅仅是主治医师的老医生。他们没有很高的职称,也没有很高的学历,更没有硬扎的靠山。

    但是,这些人里面除了只会混日子的庸医之外,也有不少掌握着独门绝活的老医生,只是他们没有机会在长官、协会和媒体面前出头露脸罢了。

    接诊量常年居高不下,反复总结药方的疗效,找出其中的共同规律,是这些低职称老医生们,真正花小钱治大病的基础

    同理,神炮手、神枪手和卖油翁一样,很多的实战规律,都需要从手熟之中去寻找。

    李中易的严令让李永堂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他一丝不苟的挨个校正每门炮的射击角度,直到满意了为止。

    李家军的神臂弩,有望山辅助,增加的是射击的精度。火炮的技术更高端,也更复杂,测算射击仰角的刻度计,就是一把长约三米的木尺。

    根据三点成一线,抛物线运行轨迹的基本原理,炮架会被垫高或是放低,计算的整个过程,既包含了李中易传授的数学知识,也有炮兵们实践中摸索出来的规律。

    日常的训练中,李永堂细心的发现,由于12磅炮的反作用力太大了,在发射的瞬间,炮架或是身管,都会因为抖动或是后退,产生极大的射角误差。

    发现了问题,并不等于就可以马上解决问题,这就需要绞尽脑汁的想办法了。

    就在李永堂一筹莫展的当口,李中易命他把6磅炮弄上战船作实验的时候,水手们将6磅炮的炮身底座,架到专用的滑轨上,又用粗麻绳牢牢的捆扎住炮架的身管和尾部,这就极大的缓冲了火炮发射时产生的后作用力。

    李中易看过很多的海盗电影,对于前膛炮架绑满了粗麻绳在船上发射的场景,丝毫也陌生。

    李永堂却灵机一动,既然船上可以用专用滑轨和绳索抵消火炮发射的反作用力,陆地上应该也可以这么干的。

    经过反复的实验,李永堂惊讶的发现,在陆地上,哪怕火炮的两侧,各有五根粗木桩捆绑在一起,也会被12磅炮发射时的巨大反作用力,拽得东倒西歪。

    那么问题就来了,按照《炮兵操典》中,五分之一刻的时间内,也就是三分钟内,必须发射一次的要求,显然就做不到了。

    因为,从重新捆扎、夯实粗木桩,到推炮进入发射位置,再到计算仰角,装填弹和药,这整个流程做完,至少需要半刻钟以上。

    如今,李中易既然下了严令,李永堂被逼得没了办法,只好采取三套方案齐头并进的策略,务必确保下一发炮弹,能够准确的命中博州的城门。

    在李永堂的变通之下,12门12磅炮,由五门齐射,改成了一门接着一门发射的精准射击。

    每门12磅炮,都被抬上陆地专用型的炮架滑轨,五根一组的固定木桩,也改为20根一组。

    李中易骑在“血杀”的马背上,一直转动着手里的单筒望远镜,默默的观察着炮兵们的一举一动。

    “嗯哼,李永堂那小子倒是很会投机取巧啊!”李中易自然看得懂李永堂的用意,隐含着喜悦的骂声,随即从鼻孔里迸出。

    李中易转念一想,马上意识到,《炮兵操典》之中,关于攻城的标准,是时候予以修改了。

    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以前,李中易考虑最多的是,和契丹人在野外对垒的时候,怎么用火炮尽可能的杀伤契丹人速度很快的精锐铁骑。

    所以,在炮兵操典之中,李中易格外的重视射击速度的问题。

    上帝是公平的,给了火炮巨大威力的同时,又限制了火炮的发射速度。

    在李家军中,一名训练有素的弩兵,其基本战术要求,便是一分钟内,至少射出三矢。

    同样的一分钟内,李家军中的熟练弓手,却可以射出至少9箭之多。当然了,限于弓手体力的因素,这种快速射击的速度,不可能保持太久。

    经过统计,处于中等水平的普通弓手,一口气最多射出18箭而已,然后就因为腰酸臂软,需要歇息至少一刻钟,才有可能恢复六成的体力。

    有了实验摸索的科学依据,李家军的弓手和弩手的基本战法,都是采取的三段击,或是五段击,既节省了战士们的体力,又可以达到最大的攻击效果。

    “快,快把伤兵抬下去,找郎中医治。”

    李家军火炮射击的间歇中,符昭信很快醒过了神,当即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

    “赶紧把沙包垒到箭垛前边去,所有人都蹲到沙包的后边去,以免被碎石所伤。”

    “传我的将令,都离城门楼远一点,以免门楼塌了,被埋了进去。”

    “床子弩手,准备发射,目标随意,只要是逆军人多的地方,都可以。”

    “……”

    符昭信不愧是位宿将,他意识到火炮的威力之后,下达的所有军令,都非常有针对性。

    然而,符昭信再怎么努力,他所面对的李家军,已经跨过了近代军队的初级门槛。

    李家军这一方,无论是民族精神,还是组织性纪律性,都远远胜于朝廷的禁军。

    由于青铜火炮的横空出世,并且已经小规模的装备了部队,李家军所掌握的杀戮武器,和符昭信手下的朝廷禁军相比,已经有了无法弥补的代差。

    在李家军中,除了12磅的重炮之外,剩下的几十门骑兵式6磅炮,都是替契丹铁骑准备的大杀器。

    试想一下,当契丹人发起集团式冲锋之后,几十门6磅炮,按照三段击或是两段击的模式,统一使用霰弹或是子母链弹,那个威力可就大了!

    嘿嘿,6磅炮的霰弹一次齐射,就像是死神的镰刀割麦子一般,在百米之内,眨眼间就必定会扫倒一大片契丹人。

    符昭信的军令下达之后,沙包被源源不断的送上了城墙,只是,谁都没有料到黑铁球竟有毁天灭地的神威,锄头、麻袋等物,事先准备不足,进展也就十分的缓慢。

    这个节骨眼上,符昭信深刻的意识到了,打仗就是打后勤物资的战争规律。

    符昭信采取的补救措施,个个都很到位,他现在最缺的,就是准备的时间。

    然而,战争就是这么的残酷,落后的战争思想,让符昭信只错了一步,就已经来不及补救了!

    李永堂亲自校正后的甲队12磅炮,再次发出了令人惊恐万状的怒吼声。

    “轰……”

    “轰……”

    “轰……”

    12门12磅重炮,按照间隔二十个呼吸的频次,依次点火发射。

    一时间,李家军炮兵阵地上,轰鸣声惊天动地,刺鼻的烟雾很快蔓延开来,将整个炮兵阵地笼罩了进去。

    号称陆军之神的火炮,在关键时刻,彻底的露出了狰狞可怖的死神面目。

    “轰……”12斤的铁弹丸,接二连三的砸到了城墙上,夯土外包裹的青砖,顿时坍塌了一大片。

    城墙上的守军,晃动的身形还没站稳,又陷入到下一次剧烈的晃动之中。

    有些聪明人果断趴到城墙的地面上,然而,巨大的冲击力,将他们震得东滚西歪。

    这且罢了,铁弹丸砸到城墙上,所产生的冲击波,威力着实不小。趴在地上的聪明人,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内脏其实已经被震伤了。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李永堂的技术高明,12发黑铁球之中,居然就有那么一发,恰好击中了城门。

    “咣!”12斤重的黑铁球,夹带着毁灭天地的神威,势不可挡的砸在包了铁皮的厚实城门上。

    “咔嚓!”令人惊恐的巨响过后,李中易的单筒望远镜里,博州的城门上,出现了一个大约两米多宽,参差不齐的硕大豁口。

    “好,好,好,干得漂亮,李永堂他nnd,真给老子争气。”李中易仰面大笑,果断下令,“命令李永堂,12磅炮的轰城门不能停。同时,6磅炮分三拨射击,一定要给老子打出钢军无敌的声威和气势。”

    随着李中易的一声令下,博州的城墙上,可算是遭了殃。

    6磅骑兵炮的威力,不足以轰塌厚实的博州城墙,但是,6磅骑兵炮的射速,要比12磅炮快三倍左右。

    一时间,5斤的黑铁球,仿佛雨点一般,狠狠的砸落到博州的城墙上。

    城墙上的守军,被箭垛碎裂后的残石纷纷击中,倒在地上哭喊哀号者,简直不计其数。

    大约半刻钟后,原本宏伟高大的博州城门楼,在隆隆的炮声之中,轰然倒塌!

    慌乱之中,符三惊恐的发现,从坍塌门楼上倾泻而下的瓦片,竟然将促不及防的符昭信,给掩埋了进去。

    “咣!”当城门第三次被12斤的黑铁球击中之时,右半扇包铁的门,在众目睽睽之下,轰然倒塌。

    “传我的军令,活擒符昭信者,封千户侯!”李中易果断的下达了总攻击的命令。

    “滴滴哒滴哒……”嘹亮的冲锋军号吹响的那一刻,博州城墙上,“咔嚓”伴随着旗杆的断裂声,绣着斗大“符”字的帅旗,无比凄凉的落向地面。( 逍遥侯 http://www.jlxs8.com/0_898/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