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修真趣赢平台 > 大数据修仙 > 正文卷 第六百六十二章 无耻,连昆虫都骗
    冯君觉得,自己不能鼓励小姑娘这种不正确的人生观我已经这样了,你还年轻。

    于是他轻咳一声,“好了,你想多了,我没打算给红姐。”

    古佳蕙的眼珠转一转,踮起脚尖,猛地在他脸上啄了一口,转身就走,嘴里还快速地说一声,“这是我的初吻。”

    “哦,”冯君怔了一怔,见她走得远了,才抬手摸一摸脸,低声嘀咕一句,“为了一只蝴蝶……献出初吻?这年头,果然通货膨胀得厉害,怪不得鸡蛋都六块一斤了。”

    当然,他心里也清楚,对他而言,这是不汤不水的亲一口,但是对小姑娘而言,这或许就是她有生以来最激qing的一刻。

    所以他对花君下手……一定要保证成功率。

    古佳蕙回到竹林之后,也有些反常,坐在那里发呆,时不时地就傻笑一声。

    花君依旧趴在距离她不远处,眯着眼睛吸收灵气。

    冯君又看一阵,发现乌鸦又叼来两只小小的田螺,献宝一样放在竹林边缘的石头上。

    天可怜见,这大冬天的,上一次它能找到一只蛤蟆,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现在献上两只拇指盖大小的田螺,也殊为不易大河周边可都结冰了。

    蝴蝶懒洋洋地扇动翅膀,飞到了石头上,它的尖嘴不是喙,但是比角质化的喙更坚硬,直接就啄碎了两只田螺的壳,叼出里面的肉来吃。

    田螺本来就不大,它的嘴还很刁,就吃小拇指盖那么一块肉,其他肠肠肚肚的,被它丢弃了。

    它的头一点一点地啄着,乌大王看着它,头也跟着一点一点的,一副牵线木偶的模样。

    吃完田螺之后,蝴蝶又懒洋洋地飞回了古佳蕙身边。

    古佳蕙摸出一根火腿肠,撕开一半,放到了花君嘴边的石头上。

    她虽然觉得这只蝴蝶亲近,但是内心其实是有点害怕,本来是不敢投喂的。

    但是冯君给了她护符,她的胆子就大了不少,而且她听张采歆说,花君喜欢火腿肠,所以她才壮起胆子,把食物放在它嘴边。

    蝴蝶看一眼火腿肠,身子呆滞了一阵,才伸出两只前腿,将火腿肠直接丢了出去。

    方向是正对着乌鸦,明显是给乌鸦吃的。

    乌大王也真不争气,不等火腿肠落地,直接凌空就叼走了……它和花君,都不习惯捡落地的东西,一般就直接空中接力。

    “这俩……居然有好基友的潜质?”冯君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转着眼珠。

    等到了中午的时候,冯君将大家都撵走,让他们去别墅里吃饭,“……我要做个测试。”

    看到众人都离开了,花君似乎感到了一些不妙,它不再那么悠闲,而是死死地盯着冯君,翅膀也在微微地颤动着,嘴里发出低低的嘶鸣声。

    “我知道你听得懂我的话,”冯君慢吞吞地发话,同时尝试用意念跟对方沟通,“想必你也清楚,我不可能任由你不受控制,而我这里的灵气,比委羽洞天不差吧?”

    蝴蝶的翅膀微微抖动两下,发出意义不明的低咝声。

    你就装糊涂吧,冯君决定再讲一讲道理,“这里的灵气,不可能白给你使用,而且我认为,你既然是炼气期了,就该有更高的追求,比如说出尘期、金丹期……你认可吗?”

    蝴蝶的眼中,掠过一丝惊愕,紧接着,又泛起了一丝嘲讽。

    然后,一段意念就送到了冯君的脑海里,它大致认为你丫就忽悠吧,这种灵气贫瘠的地方,能保持修为就不错了。

    “我就知道你在装傻,”冯君哼一声,正色发话,“你的存在呢,是个不安定因素,所以我需要对你加以控制,希望你也不要自误,万一身死道消,那就遗憾了。”

    蝴蝶的眼中,又露出了嘲讽的笑意,然后用意念传递过来两个图像是红姐和古佳蕙。

    这厮真的一点都不傻,不但知道这俩是最喜欢它的,而且居然还懂得借此来威胁他如果我死了,你怎么跟她俩交待?

    “我杀的灵兽不止一只,”冯君摸出一块穿山鲵的肉来,上一次他喂花君,是用了别的灵兽肉,这次就换一种,“真的不差再多杀你一只。”

    看到灵兽肉,花君直接跪了,“这样的肉……我要天天吃才行!”

    “想啥呢?”冯君白它一眼,“我都不可能天天吃,你想得倒美……我如果答应了你,那是骗你。”

    蝴蝶的眼神变得迷茫,显然陷入了思考中。

    过了一阵,它才又传过来一段意念,“为了灵气,我可以接受控制,但是需要有个期限。”

    “这才对嘛,”冯君满意地点点头,“期限三十年……你看怎么样?”

    三十年之后,他相信张采歆肯定进入了出尘期,红姐和好风景进炼气期也不是问题就算她俩修炼得极慢,他可以用灵液的嘛。

    那时他估计已经是金丹了,金丹的灵液,倒不信点化不出来两个炼气期。

    到时候,再有两个武修先天高手,放了花君又如何?它敢作死的话,分分钟让它灰飞烟灭。

    蝴蝶沉思一下,给出了回答三十年没问题,不过它希望由古佳蕙来控制自己。

    “你想得可美,”冯君听得一翻白眼,“我还没答应收她为徒呢。”

    蝴蝶又回一道意念那你就收她为徒呗,她天生亲近草木。

    “够了啊,”冯君有点不高兴,“我收谁为徒,还用不着你来教我,如果收了她为徒,倒是可以改变契约……明白了吗?”

    蝴蝶思考一阵,又提出一个要求来我希望得到一个储物装备。

    还是那句话,真没有一个炼气期是简单的,花君早就注意到了,冯君和王海峰都在它面前使用过储物装备,这种情况,在以前的委羽洞天也极为罕见。

    储物装备,真的太少了,而它也想有一个。

    冯君想一想,觉得给它一个纳物符也没问题,已经是炼气期了,回头可以都给个储物袋。

    但是有些毛病,是不能惯的,“那你必须得体现出自己的价值来。”

    花君又传来一段意念乌鸦,修炼。

    我勒个去的,冯君吓了一跳,你还会教乌鸦修炼?

    他不是“动物保护协会”那种人,在他眼里,人比动物有着天然的优先权,所以他宰杀动物从来不手软,之所以对花君看重,也是看在它是炼气期的份上。

    乌大王追随他也一年多了,每天就知道蹭灵气,他也无心去找什么教授动物的秘籍,但是一年多下来,多少也是有点香火情,那么,能教乌大王修炼,倒也不错。

    反正就算不教那厮,那厮依旧会来蹭灵气。

    所以他很快做出决定,“你帮它修炼当然好,但是不够,庄园里灵植的培养,还有警戒外敌入侵,你都得负责起来。”

    蝴蝶没觉得这是多大的问题,对动物而言,保护自己的领地是一种本能,所以它非常干脆地回答好的,三十年之后,我希望能得到自由。

    既然它不排斥,冯君施展起精血控术来,就相当地轻松。

    当他将一滴指尖的血液滴到它的额头,瞬间就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传来。

    那不是控制了狗和鹅之后的感觉,他甚至有一种幻觉:我好像活生生地控制了一个人。

    然后他摸出一张纳物符递过去,又传递了一段意念,“有使用次数,只能存三十次。”

    蝴蝶怔了一怔,吐了一口口水到地上,“无耻!连昆虫都骗……你为什么不早说?”

    “早说也不能增加使用次数,”冯君回答得理直气壮,“如果你反抗的话,会灰飞烟灭。”

    蝴蝶叫了一声,意念也传了过来,这时它的意思就表达得相当清楚了,“是香消玉殒!”

    “这么爱吃肉,没想到还是只母的……”

    “人家是女生,是女生!”蝴蝶相当地愤怒,“怎么末法时代的人,这么无礼!”

    冯君也怔了一怔,蝴蝶再聪明,也不至于聪明到这种程度吧?“你是养蛊的苗女?”

    “花君本来就是我的人名,”蝴蝶回过一段意念来,“至于我是人还是蝴蝶……我也说不清楚,我俩合二为一了。”

    我勒个去的,冯君的嘴角抽动一下,脊背上居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这几百年,你过得还真冷清。”

    “习惯了就好了,”蝴蝶又传过意念,没有多少愤怒的感觉,“起码我还活着。”

    冯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它的话,不过它大约是冷清得狠了,马上又传过一段意念,“你有好几次想吃我,那是吃人……知道吗?你要背天道因果的!”

    “我现在是炼气初阶,马上炼气中阶了,你确定可以让我晋阶出尘期吗?”

    “我需要一个你们手上拿着的那种东西,可以听歌,可以看故事的那种东西!”

    “你现在还不松开铁链吗?这让我感到耻辱!”

    冯君走上前,抬手捏断了它脖子上的铁链,嘴里轻声发话,“你太嘴碎了,所以我决定,帮你改一个名字,你不能跟我一样,都被叫做‘君’,这让我感到耻辱。”

    蝴蝶明显有点懵逼,“改名字……这个很重要吗?”

    “以后,你就叫花花吧……”

    (走字……设定是手机位面不走字的,不过是为了叙述连贯,就描述了一下后续,插这么一段,也省得大家看得担心手机位面的反应,信香点着之前,冯君肯定就已经回来了嘛。)( 大数据修仙 http://www.jlxs8.com/0_776/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