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修真趣赢平台 > 大数据修仙 > 正文卷 第三百八十八章 大阵起(一更贺银萌枫峰~)
    想了解的不是武修修为!冯君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化气散针对武修和修仙者的功效,不一样吗?他不知道这个说法的对错。

    所以他想问一句,就算我中了化气散,那我得做些什么,才能在仙道修为跌落的同时,维持武修的修为呢?

    但是这话……不能问!他不能表现出对这一方面的兴趣。

    所以他微微摇头,一脸的无动于衷,“我是不了解化气散,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中年人递给他一个“你懂的”表情,笑着发话,“你只需要知道,有人怀疑,你都未必有先天高手的战力,你我若是真的一战,除了韩县令,还会有其他人高兴。”

    冯君看着他,正色发话,“所以你故意挑动我一战?”

    看你这话说的,好像只有我态度恶劣似的!中年人悻悻地回答,“但是我也认输了。”

    冯君冷冷地瞥他一眼,我不叫破你的身份,拿你家人威胁,你会认输吗?

    不过两人都是先天高手,算是世俗界最顶尖的一小撮人了,在小事上过于斤斤计较,也显得气度不够,于是他点点头,“好吧,你可以走了,记得给你威胁过的人道歉。”

    “道歉?”中年人讶异地看他一眼,哭笑不得地发话,“冯上人,我可是跟你一样的先天,还是时峰山,他冒犯我,我不计较,已经是看在你面子上了。”

    你这些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到底是哪儿来的?冯君淡淡地看着他,“上人又如何?”

    中年人再次被噎住了,是啊,眼前这位还可能是仙人呢,

    他讪讪一笑,“若是上人的手下,我去招呼一声未尝不可,但他们不是,冯上人,并非我一定要自家的体面,要我看,那两人也很有问题。”

    “他们在我的地盘,仗义执言,”冯君冷冷地看着他,“其实我很给你面子了。”

    中年人郑重地发话,“能听得懂时峰山三字的,可是不多,他们不但叫破我的来路,还出言挑衅……有没有可能,是某些人想拉你下水?”

    “嗯?”冯君眨巴一下眼睛,觉得这位说得也有道理。

    他执意要对方道歉,不过是一口气儿不顺,要维护自己的面子,若是因为这个,被别人带了节奏走,他心里会更不舒服没谁会喜欢被别人利用。

    思索一下,他微微颔首,“行,算你说得有理,但是你大喊大叫之后,就让你这么离开,我心里不舒服……上人何以教我?”

    身为先天高手,中年人也是把面子看得极重的,听到这话,终于松一口气,“这样,我帮你留意一下,什么人在打你的主意,你看可好?”

    冯君看他一眼,似笑非笑地点点头,“行,那就这么着吧。”

    他是很无所谓的语气,也不指望对方真能传来什么消息,能打消一下世家联盟的气焰,就足够了,毕竟官府那边,也不是什么好鸟。

    当然,若是此人愿意践约,真能弄到消息的话,就更是意外之喜了。

    事实上,在时峰山离开之后,冯君还琢磨过,要不要找人去试探一下,看那两个“仗义执言”的主儿,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不过最后他还是放弃了,万一那俩真的是好心,岂不是冤枉人家了?

    这年头,别人的话真的不能全信,他做到心里有数,不忘记小心提防就可以了。

    说白了还是他对自己有信心,认为可以驾驭很多突发场面,没必要搞得大家疑神疑鬼。

    但是接下来,真的是要开始修仙了啊。

    冯君回到了洛华庄园,在两个山包的中间,选择了一块一百平米左右的平地。

    这里山石比较多,草丛和灌木也不少,正经是没几棵大树。

    然后他就开始忙乎了,让人在这里平整出了二十多平米的水泥地,中间摆了一张石桌六个石凳,四周还摆放了几条长条石凳。

    他没有解释用途,不过在别人看起来,这里是个可以暂时歇脚的地方,只可惜没有修建亭子,没有避雨的功效。

    这种工程非常简单,但也用了四五天,而在此期间,冯君已经将周边的地形探查好了,确定了吞天大阵的二十七个阵基点。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将二十七块灵石一一摆放到位,为了防止别人发现异常,他将石头都掩饰得很巧妙,有的甚至都埋进了土里,只留下顶端一小片。

    一一布设完毕之后,冯君又认真检查一下,对自己的动手能力很满意。

    选点合理,阵法布设精妙,而且……足够隐秘。

    二十七块凝练中的灵石,他都切开了外皮,保证灵气能够外放,然后做了石头盖板,保证在平常的时候,灵气不至于外溢。

    做完这一切,他用了半个多月,郑阳也开始入夏。

    围墙工程已经进入收尾阶段,修路的活儿更是几近于完工,不过,因为围墙的造价远低于预期,冯君又要求改造水渠,让山上的水能更合理地浇灌树木。

    而他打算修炼的那块地方,基本上是不用动工了,周边都不需要做什么大改动。

    为了防止引起别人的关注,冯君决定,选个阴雨的日子开始修炼。

    遗憾的是,老天爷真的很不给面子,他布设好阵法之后,郑阳半个月没下雨,连阴天都极少。

    这种晴好的天气,导致施工的进度大大加快,因为是在荒郊野岭施工,晚上赶工都没有问题。

    终于,在这一天傍晚,天上开始出现大片云彩,山风也刮了起来。

    冯君看一看天气预报,预报上说凌晨三点开始下雨,而且幸运的是,这场雨会连续下七八天甚至……半个月。

    吃过晚饭之后,他对大家表示,自己要出去走一走,可能……一段时间内不会回来,大家都做好自己要做的。

    然而悲催的是,一晚上过去之后,第二天一大早,太阳居然出来了,周边不能说万里无云,但是……云彩真的很少。

    一个多月没有下雨,郑阳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旱情,而且旱情还在不断地、高速地加深和扩散。

    白杏镇靠着大河,但是因为地势较高,旱情也加重了。

    大家本来以为,这次可以下一场通透的及时雨,镇子上甚至开始召集人手,打算着手防汛准备工作了,没想到气象局又玩了大家。

    洛华庄园的山门外,香火原本已经销声匿迹了,这天上午,又有人带着香案来烧香。

    这种无所适从的时候,惶恐的情绪很容易传染,一开始只有一家三口来烧香,但是一个小时之后,烧香的人已经有四伙了。

    再过一个小时,烧香的已经有一百多人,香案虽然只有六张,但是地上零星摆着的香炉,已经超过了二十个伏牛这里别的不多,香炉之类的东西,每家起码有一个。

    等到了中午……已经有人开始在旁边卖长长的高香了,也有卖大碗茶的,烧香的人数超过了五百。

    再往后,有人拿农用车拉了西瓜过来卖,还插了两顶阳伞,供大家乘凉。

    烧了香的人,大多也不着急离开,而是找一块阴凉地,跟乡亲唠嗑聊天。

    “拜这儿……有用吗?总感觉这里没啥神异呀。”

    “我也不知道,反正大家都拜,我也跟着拜……明天我打算去拜青石公。”

    “上材村的青石头吗?听说那个主文运的,青云直上青石公,这个……求雨合适吗?”

    “管它呢,都拜一遍呗……昨天拜的送子观音,再不下雨,今年就要赔钱了。”

    “喂喂,说什么呢?这洛华庄园就很灵验,里面有只乌大王,你们没听说吗?”

    “乌鸦……乌大王管下雨吗?是管福祸的吧?”

    “你们懂个毛线,乌大王就是专管下雨的,知道不?”

    “我读书少,但是你也别骗我,管下雨的是雷公电母风婆婆……最多加上井六郎。”

    “知道自己读书少,就老实听着,乌大王就是雷公……鸟嘴,背生双翅,这不是雷公?”

    “你少扯淡,雷公是雷震子,文王第一百个儿子,背上是风雷双翅,手持黄金棍……”

    正争论着,远处有乌云出现,逐渐弥漫了过来。

    等到下午三点,豆大的雨点砸落在地面上,打起一朵朵淡淡的土花。

    此刻的冯君,端坐在石桌上,细细地感受周遭的湿气变化。

    不多时,雨就大了起来,冯君运起了内气,在体外形成了一层无形的保护伞。

    不过下一刻,他就发现了一些不妥,运起内气,可以保证衣衫不被打湿,但是这么一来,会不会影响自己“吞吃”灵气?

    于是他又弄出一把阳伞来,插在石桌中间的那个孔洞里。

    仔细想一想,发现确实没有什么遗漏的了,他又盘腿坐下,手上一道道指风打出,不多时,二十七块灵石的盖板都被推开,一道道灵气冲天而起。

    虽然是下着雨,但是冲天的灵气,瞬间就引发了一些异象,有一些蚊虫居然冒雨飞来。

    冯君无视了这些情况,盘坐在那里,不紧不慢、有板有眼地打出了一系列法诀,然后轻轻地吸一口气,气沉丹田,天门洞开。

    (银萌枫峰~的五章加更完毕,5/5,呼,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双倍期间,大声召唤月票。)( 大数据修仙 http://www.jlxs8.com/0_776/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