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修真趣赢平台 > 大数据修仙 > 正文卷 第三百三十章 看不上
    晁颖也觉得有点意外,自己刚对冯君有点好感,这厮怎么就回来了?

    看到冯君旁边那位穿着工作服,她一抬手,招过一个人来,“那个……是你们林业宾馆的?”

    被她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林业局的老大吉局长。

    吉局长一看,忙不迭地点头,“是后勤上的小冯,冯文成,要我把他喊来吗?”

    要知道,朝阳是以农业和林业为主,林业局局长手里权柄极大,肥得流油,而吉局长这么好说话,也只是因为对着晁市长的妹妹。

    晁颖一听姓冯,就摇摇头,“算,我就是一问,旁边小伙子挺帅。”

    吉局长小心翼翼地瞟了晁总一眼,心里有点纳闷,不会吧,咱们交往这么多年,我也没发现,你好这么一口呀。

    冯君真的是被叔叔冯文成拎进来的,要怪只能怪,今天婚庆的饭店,就是在林业宾馆。

    朝阳县里,林业局是一等一的行局,用来接待的宾馆也是很上档次的,而晁颖自己就是搞木材加工的,跟林业局的关系就不用说了,所以她把女儿的婚礼就定在这里。

    冯君刚想离开,正好他叔叔过来了,见到郑阳的车牌,一看司机是他,打问了两句之后,二话不说就拽着他进来吃饭。

    冯君也想拒绝来的,但是冯文成说了,二叔还在人家手底下打工呢,你帮晁家接送客人,二叔面子上也有光,你这走了怎么能行?

    冯君拗不过他,别看冯大师在外面很拉风,但是遇到自家长辈,他只能乖乖听话,没得选择,这也是伦理正确。

    按照主家的安排,司机们是有单独的两桌,冯君选了一桌坐下,静静地听其他人聊天。

    坐在这里的,都是开好车的司机,上面都有老板,他们聊起天来,各种辛秘和八卦都是信手拈来,光听着也挺有意思。

    不过他坐了不到十分钟,饭菜还没上,冯文成又找了过来,“小君你跟我走,帮你重新安排了一下,跟我们局里的人坐一桌吧。”

    自家侄儿争气,他当然也愿意晒一晒。

    冯君这次可就不想答应了,长辈的话固然要听,但是对那些不太合适的建议,他也要坚持己见,于是他低声回答,“都是你们单位的,我坐过去做什么?”

    “啧,你这小子,”冯文成晒侄心切,很不高兴地低声发话,“都是有实权的人物,介绍给你认识一下,将来有什么事儿,相互也好有个照应。”

    我需要他们照应?冯君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但是当着自家二叔,他还不能这么说。

    所以他只能苦笑着回答,“我不太习惯跟体制内的人打交道,他们那种陈腐和谄媚的气息,真的让人很不舒服,要是求着他们办事,我也认了,吃顿饭,坐哪儿不是个吃?”

    这可不是推辞,而是他内心真实的写照,前两年在南方打工的时候,他为了尽快实现赚钱结婚的目标,真的硬着头皮做孙子,跟体制里的人没少打交道。

    从内心里讲,他就觉得自己跟体制中人气场不合。

    打个比方说,某个小领导答应了你办事,酒桌上说得好好的,然后就没信儿了。

    要是社会人的话,一般都会给个交待,说是哪里出了变故,真不好意思。

    体制里的人大多不这样,很少给你解释,能说一句“事情有了变化”,这就算讲究人了。

    很多人会直接无视曾经的承诺,着了急还会骂人,老子答应过你吗?

    究其原因,他们是畏惧上面的领导,领导不表态,答应的事情就不能操作,但是这种灭自家威风的事,又怎么能跟体制外的土豆去说?

    这只是一个例子,事实上,体制中人的思维,跟社会人是不同的。

    冯君也不能说,体制里的人不讲究,只不过人家的讲究,跟他的讲究,不是一个概念。

    前两年他没得选择,只能努力迎合别人,现在再让他去委屈自己,那怎么可能?

    冯文成却是又好气又好笑,你这小子,还真的长本事了?

    他晒侄儿,当然也有点小算盘,事实上,如果他要直接说,你去跟他们吃饭,有可能改善二叔的处境,冯君不可能不答应。

    但是他还端着一个长辈的架子,不好意思对晚辈开口,只等着对方去主动领悟,那结果可想而知。

    其实冯文成的这种思维方式,就带了一些体制中人的逻辑就算我不说,你还想不到?

    冯君不是想不到,他是压根儿就没往这方面去想,冯某人现在交往的,还有sheng部级的领导呢,人家也没攥着拳头让我猜。

    冯文成劝了侄儿两句,发现他没反应,又拉不下来脸说穿用意,只能悻悻地离开。

    走了没几步,一个小年轻快步走过来,低声发话,“冯工,吉老大叫你过去。”

    林业宾馆的老总,是林业局的一个副局长兼着,吉局长就算冯文成上级的上级了。

    吉局长是认识冯文成的,所以一见面,就直接发问,那个叫冯君的年轻人,是你什么人?

    冯文成二话不说,就把侄儿交待了一个底儿朝天,有机会在局长面前晒侄儿,那还不得说得明明白白?

    他说完之后,吉局长旁边的一个年轻人出声了,“刚才我见你,去他们那桌说话?”

    冯文成笑着回答,“我是想叫他去局里那一桌吃饭,不过他说,那一桌都是长辈,他觉得会比较受约束,现在的年轻人嘛……我也不好勉强他。”

    他这话当然是美化了冯君,但是问话的晁博听明白了,笑着点点头,“那就由他吧。”

    冯文成才一离开,吉局长就看一眼晁博,笑着发话,“小伙子眼高,看不上县里的土鳖啊。”

    这时候他已经大致了解了冯君的情况,起码不会胡思乱想冯君和晁颖的关系,那当然就能判断得出,冯文成的侄儿宁可跟司机吃饭,也不跟局里的人坐在一起,是为了什么。

    晁博也反应过来了,合着冯君出去之后又回来,是为了照顾其二叔的面子。

    当然,他对冯文成的潜在用心,也看得很清楚,这一点,他比冯君还要强出生在那么一个家庭,想明白这点事,基本上不用动脑子。

    不过他还是很欣慰,自己看好的人,终究是没有走眼,于是微微一笑,“呵呵,是很骄傲。”

    吉局长看他一眼,小心地发问,“博少,他背后有谁?”

    “呵呵,”晁博干笑一声,也不做回答。

    吉局长看他这样子,笑着点点头,“嗯,是我冒失了,不该这么问。”

    他认为自己确实冒失了,这可是市长公子的资源,甚至可能是晁市长的资源,他随便打听领导的资源,这不是要短领导的路吗?

    不过等了一等之后,他还是忍不住出声试探,“博少,冯文成的编制还没解决……你看?”

    “那是你们考虑的事情,不用问我,”晁博才不会就此事表态,不过他迟疑一下,又说了一句,“反正平时多烧香,总是没错的,你说呢?”

    “博少说得对,”吉局长笑嘻嘻地点点头,心里却拿定主意了,你不会以为,我蠢到只懂得关注冯文成吧?

    反正我已经问过你了,是你让我平时多烧香的。

    按说晁博、晁颖和吉局长都很看好冯君,婚礼结束之后,消息一定会走漏,昔日县城里的高材生,会成为朝阳县新的传说。

    但是事实上并不是那么回事,相关的人都很清楚,这种资源一旦被大家知道,利用资源的人多了,他们的机会就少了。

    所以所有人都很默契地守口如瓶,并不对外声张看看冯家那小伙子,人家自己都很低调呢。

    倒是刘家贵被晁颖叫过来,大骂了一顿。

    你出不起油钱,可以跟我说,小冯一路从郑阳赶回来,你看你做的什么破事?

    知道的人,会说你小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晁颖欺负乡亲!

    吉局长在饭后,也把冯文成叫了过去,说你尽快再打个报告上来,编制问题,我帮你再争取一下,不过你该活动也得活动。

    冯文成的脑瓜其实不差,忙不迭地答应下来之后,然后试探着问一句:局长,除了这些,我还该做点什么?

    吉局长也很欣赏他的懂事,于是笑着发话:问问你侄儿,是不是经常进京?对了,别声张。

    进京之类的话,他是在诈人,主要是他想通过冯文成的问话,向冯君示好:我帮你叔叔解决编制,可全是看你的面子。

    当天晚上,冯文成就去找哥哥了,他觉得今天的事情,有必要好好说道说道。

    遗憾的是,冯君又不在,临近吃晚饭的时候,他被几个街上的发小拽走了。

    大家是一起光屁股长大的,现在各有各的发展方向,也只有过年才能聚一聚,很难得了。

    发小里,有一个叫鼻涕虫的家伙,去南边打工赚钱,据说混得相当不错,别的不说,只说他手上戴着的积家表,价值十多万。

    他看着冯君发话,“胖子,来南边跟我一起发展吧,只要咱兄弟同心,像你那种车……你一年能买两辆。”( 大数据修仙 http://www.jlxs8.com/0_776/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