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修真趣赢平台 > 大数据修仙 > 正文卷 第三百一十九章 能饮一杯无
    不远处的行道树后,走过来四个人,打头的不是别人,正是周小彤。

    她身披浅灰色的裘皮大氅,头戴一顶同色的无沿帽,黑色的小皮靴,将白雪踩得吱吱作响。

    她的气质相貌,原本就是冷艳高贵型的,现在踏雪而来,更是飘飘然恍若仙人。

    她的身后跟着的一女两男,也是男的英俊女的漂亮。

    这三位的身高,都要高过她,但是抢夺不了她一丝一毫的风头。

    袁化鹏见状,眉头微微一皱,很不满意地发话,“小彤你差不多点,这是私人聚会,你这横插一杠子,算怎么回事?”

    “是吗?”眨眼间,周小彤就拾阶而上,来到了假山上的亭子里,看着袁化鹏冷冷发话,“我记得这里是公众场所,鹏哥你的意思是……已经把这儿买下了?”

    “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袁化鹏的脸也是一沉,“既然你叫我一声哥,难道不知道,万事都有个先来后到?”

    周小彤冷冷地回答,“是啊,我叫你一声哥,你却背后嚼舌头……惭愧不?”

    袁化鹏被噎了一下,然后才悻悻地发话,“我也没说你什么吧?”

    他是真有点庆幸,自己早发现了她了半秒钟,否则丢人就丢大了。

    谁人背后不说人?可是被人抓住现行,以后他都抬不起头来。

    不过周小彤根本就不跟他纠缠,而是转头看向冯君,“你不错,做事还算讲究。”

    这正是刚才冯君评价她的话。

    冯君笑一笑,懒洋洋地发话,“我不比你们,人在江湖飘,啥根脚都没有,只能讲究,也只剩下讲究了。”

    周小彤看一看桌上摆着的烤串、酒杯和茶水,又四下看一看,微微颔首,“有眼光,果然是个赏雪的好地方,闹中取静……可惜视线不够宽。”

    袁化鹏不做声,冯君却是不以为然地回答,“楼顶视线宽,这种小地方,让给我们这些鼠目寸光的就行了。”

    周小彤轻喟一声,幽幽地发话,“可惜啊……高处不胜寒。”

    冯君点起一根烟来,深深吸一口,“那不要紧,你别吃烧烤,吃火锅就好了。”

    周小彤怪怪地看他一眼,“你确定吗?”

    “我确定,”冯君慢悠悠地点点头,“记得多放点辣椒。”

    “呵呵,”周小彤冷冷地笑一声,“我不喜欢高处,其实,鼠目寸光就很好。”

    “哦,”冯君不置可否地哼一声,抽一口烟,将剩下半截的烟掐灭,端起啤酒灌了一口。

    “冬天我喜欢喝加热的黄酒,”周小彤坐了下来,“能加一双筷子吗?”

    你已经坐下来了,冯君斜睥她一眼,似笑非笑地发话,“随便你,这儿的酒杯都干净。”

    周小彤看他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果然是被你发现了,酒量不错。”

    “我的酒量不行,”冯君又灌一大口啤酒,“只是你的人太弱了。”

    袁化鹏见她居然真的坐下了,骨子里的二代性子终于发作了,“小王,去买黄酒。”

    “不用,我的车上有,”周小彤一摆手,淡淡地发话,“把车开过来。”

    两名男子起身离开,不多时,一辆十二座的中巴开了过来,停在了空地上。

    中巴上的东西很齐全,除了黄酒,居然不少干果和熟食。

    袁化鹏见她一副打长久战的准备,觉得头皮有点发麻,“你怎么找过来的,跟踪我?”

    周小彤白他一眼,“鹏哥你想多了,你不是我喜欢的那一款,他才是。”

    “何必呢?”袁化鹏还是不太想翻脸,“喜欢就要下药吗?”

    “我有没给你下药,你问问他,”周小彤的下巴冲着冯君微微一扬,“他会在意吗?”

    “当然在意,哪怕下药的是美女,”冯君懒洋洋地回答,“还好这里是京城,算你走运。”

    “我觉得你会沾沾自喜,”周小彤漫不经心地回答,“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资格被我下药的……这证明你很杰出。”

    “我说的美女,只是指性别,”冯君从来不惯别人毛病。

    他上下打量她几眼,不屑地发话,“体重不过百,不是平胸就是矮……你体重过百了吗?”

    “你!”周小彤气得眼睛一瞪。

    她身高一米六一,体重才刚刚九十二斤,虽然胸前还算有料,但是个头真的不行。

    不过下一刻,她又笑了起来,“我挺好奇的,昨天你怎么离开的。”

    冯君头也不抬地回答一句,“你的人瞎呗。”

    “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周小彤冲他微微一笑,在身后雪景的映射下,这笑容恍如谪仙,“不能征服你,我的人生就不算完美。”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冯君又拿起一根烟来点着,若无其事地发话,“不过,你的人生已经很残缺了,再怎么也不可能完美,又何必强求?”

    周小彤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她一拍桌子,“冯君,你欺人太甚!”

    关键时刻,袁化鹏出声发话,“小彤,你要喝酒,就好好喝酒,你昨天下药,今天又追过来……没见过你这么欺负人的,真当你鹏哥吃素的?”

    他是真不想惹这小丫头,但是逼得急了,惹也就惹了,至于说后果……再说呗。

    当然,能不惹的话,最好还是不要惹。

    周小彤看他一眼,“有种你动我试一试?”

    “切,”袁化鹏不屑地哼一声,端起啤酒瓶往嘴里倒,“只要你不动他……就当我没种吧。”

    周小彤默然,她真不怕袁化鹏,但是太过分的话,眼前亏是要吃的。

    她这边只有两个男人,对方四个,就算抛去厨子,冯大师自命武林高手,总不会太差吧?

    沉默片刻,她又嫣然一笑,“鹏哥,冯大师就是治好老爷子的,是吧?”

    她确实不是诚心来找冯君的。

    昨天她是被涮了,但是帅哥哪里没有?就算是会武功的帅哥,也就那么回事。

    她是去那一家三甲医院看望病人的。

    袁老爷子昏迷了两个多月,还经历了一次急救,居然清醒了过来,在医院里也算一桩大事,医生和护士们肯定有些感慨:现代医学处理不了的病例,竟然被一个野郎中治好了?

    好死不死的,这话就被周小彤听到了。

    一时间她有点迷惑:袁子豪在前一阵……植物人了?

    若是昨天没有碰到袁化鹏和冯君,这消息她真的一点兴趣都不感本来就跟她关系不大,而且袁家那灶已经冷了。

    可是有了昨天的恩怨,她当然要打听一下事情的经过。

    医院对这个消息,其实是封锁的,一来是有点丢人,二来也不想让别人有样学样。

    患者随便找医生来治疗的话,那成什么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那些野郎中治出问题谁来负责?医院的脸面还要不要啦?

    不过周小彤是何许人?已经有了线索,当然就顺藤摸瓜下去。

    经过种种威逼利诱,她终于掌握到了所有的细节。

    周小彤这时才发现,合着治疗好袁子豪的大师,竟然就是那个涮了自己一道的家伙。

    中医?风水大师?武林高手?她的兴趣瞬间就提了起来。

    那么,大师在哪里呢?周小彤打问一下。

    因为袁家并没有刻意掩饰,她比较轻松地打听到了酒店这里离医院就不远。

    来到酒店之后,因为司机刚才去借炊具了,所以她又知道,大师在在后面的花园烧烤。

    周小彤算是一路追过来的,因为打听消息用了不短的时间,所以找到人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

    袁化鹏非常惊讶,周小彤怎么会知道冯大师帮忙治疗老爸咱两家没这交情吧?

    按说在人群中发现一个很牛的大师,袁家是面上有光的,不过非常遗憾的是,冯君在治疗之初,就提出了保密要求。

    反正袁化鹏看周小彤也不顺眼,所以根本没搭她的腔,而是举起酒瓶跟冯君一碰,“干!”

    不多时,黄酒也热好了,周小彤默默端起酒杯,跟冯君碰一下,“干!”

    冯君喝酒很痛快,周小彤却是非常矜持,一两半的黄酒杯,她只喝了一半。

    冯君也不计较她喝多喝少,一边喝酒,一边摸出手机拍摄雪景。

    袁化鹏又跟他碰了一下,见他拍雪景,猛地想起来一件事,“你的围脖号是多少?”

    咱能不这么外行吗?冯君无奈地看他一眼,“搜索昵称‘落花时节18’就行,后面的18是阿拉伯数字。”

    “哦,”袁化鹏点点头,“我有朋友做媒体的,回头让他们转发一下你的围脖。”

    “先关注才对!”周小彤终于忍不住了,她白了他一眼,又看向冯君,微笑着颔首,“落花时节又逢君?嗯……这id还是比较闷骚的。”

    冯君看她一眼,懒洋洋地发话,“自娱自乐的事儿,又不违法。”

    周小彤也不理他,冲着自己的跟班扬一下下巴,抓起一串刚烤好的蚕蛹,大口吃起来。

    她的三个跟班,一个在车里,还有一男一女在旁边,却是没有吃喝,就那么老实坐着。

    女跟班拿出了手机,操作一阵之后,将手机伸到周小彤面前,“只有一个视频。”

    (更新到,召唤月票。)( 大数据修仙 http://www.jlxs8.com/0_776/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