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修真趣赢平台 > 大数据修仙 > 正文卷 第三百零九章 恐怖的培元丹(求保底月票)
    袁化鹏比他大姐知道得多,清楚冯君自己手里就有玉石原石。

    所以他没在意这句话,他在意的是,“锻体丹要切割,培元丹也要切割……冯大师,是不是应该准备一些计量小的丸药?”

    冯君摇摇头,“对我来说,本来都是一次服用的量,计量没错,很科学的。”

    袁家姐弟们又交换个眼神:比羊脂白玉瓶还贵的药,你一次居然要服用一颗?

    咱能不装逼吗?好好说话很难?

    李婷很快就找来了值班主任,主任也不敢拦着这四位,但是他还是要求袁家有人签下责任书这东西一旦喂出事,你们不能找医院的麻烦!

    袁家岂止没打算找医院的麻烦?他们甚至请了专门的医护人员,打算的是万一医院不肯配合,他们就让请来的人上手操作。

    不过还好,医院也有些担当,见他们签了责任书,值班主任拿了药就要离开。

    “我跟着去看看,”二姐不放心,也要跟着走。

    这就有点过分,起码是很不信任医院,但是袁家其他三人都没有异议。

    没办法,这药不但关系老头子的病情,关键是……也很贵的。

    二姐的提防还真没错,值班主任拐了一个弯,前方就站着一个人。

    不是别人,正是直接对袁老负责的专家叶老。

    叶老见她跟过来,也没啥不好意思,很直接地表态,“这个药我要留下一点,化验一下成分。”

    二姐的眉头微皱,“叶老,这个……不太好吧?”

    她是目中无人的主儿,但是对叶老还是不敢不敬,人家手上,不知道抢救过多少高官了,再加上在医疗界的名气,就算她老公在这里,也得恭恭敬敬。

    不过她也是真的不高兴,本来就不多一点点,你还要弄走一点,我老爸怎么办?

    “很少一部分就成,二十分之一吧,”叶老正色发话,“我做个简单的化验,也是给袁老加一层保险,你说呢?”

    龙眼大小的药,切下来二十分之一,已经很少很少了,他要的是这二十分之一里的二十分之一,基本上就是……针眼大小。

    二姐是真的一点都不想给,但是叶老的理由也很强大还是化验一下比较好吧?

    不过她也提出了要求,“人家说了,药效只有半小时……你最好抓紧时间。”

    叶老转身就走,“那得抓紧时间了……快快!”

    再快也没用,十五分钟后,他只得出一个结论,“可能……没有毒性,能再给点吗?”

    二姐根本不理他,转身推着值班主任走了,“快,抓紧时间,只剩十五分钟了……”

    其实时间还是很富裕的,给植物人做鼻饲,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鼻饲进去之后,冯君也没敢离开,而是一手号脉,一手放在袁老的印堂上,感受着对方体内的气息的变化,随时准备出手急救。

    没错,如果有意外情况,他还能出手急救,事实上,昨天号脉之后,他有九成九的把握,不用培元丹和锻体丹,都能治好袁老。

    使用内气疏导就可以了,实在不行,还可以佐以银针刺激。

    袁老的血管脆弱钙化,这是一个大麻烦,所以他用内气疏导的话,也是水磨工夫,一旦用力过猛,很可能导致意外发生。

    水磨工夫比较耗时间,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冯君觉得自己出手的话,价值不好衡量你说自己使用了多少内气,别人得认才行啊。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他不能保证以后还有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要是每遇到这种事,他都要亲自出手的话,那也不用修仙了,在地球界开专家门诊吧。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后手,所以他不需要讨论治不好袁老的后果。

    当然,就算他亲自出手,袁老依旧有出问题的危险,这就是他不能百分之百保证的缘故。

    总算还好,他能感受到,培元丹的药力,在袁老体内化开了,缓慢而坚定地梳理着病人的脉络,并且还有些许的滋养。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因为袁老没有服用过锻体丹,培元丹的药力吸收得比较慢,虽然切下来的培元丹,只是很小很小一块,但依旧有些药力因为吸收不过来,出现了溢出的现象。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冯君号了足足半个小时脉,确定对方不会出意外了,才松开了手。

    坐在凳子上,一手号脉,一手摸印堂,这个姿势并不是很费力,但是大姐注意到了,大师的手腕一直在悬空着,半个小时内,没有丝毫的变化。

    能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尤其对方不是刻意为之,只是很随意的动作。

    冯君收起手来,微微颔首,“今天就这样吧,让老爷子歇一歇,按摩要继续,好帮助吸收药力,明天这个时候我再过来。”

    就……这样吗?袁家几个姐弟交换一下眼神:怎么感觉他什么也没做的样子?

    不过还是袁化鹏反应最快:既然选择了相信,就要无条件相信,这时候出声置疑,除了能引起对方反感,还能得到什么?

    所以他很诚恳地表示,“今天……大师你辛苦了,回去歇息吧,要不带你出去玩一玩?”

    “我们自己去玩,你不用管了,”冯君淡定地表示,心说就是因为你们碍事,我昨天都没得手,你今天还要跟着……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让袁家兄弟送到住院部楼下,他坚决阻止了对方继续送的行为。

    然而悲催的是,他还没有走出医院的大门,旁边有人招呼,“嗨,冯总!”

    扭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徐铁军。

    徐老二靠在一辆越野车上,冲着他笑,“冯总忙完了?要带着美女出去玩吧,我来送车。”

    他跟袁家姐弟不同,奔五张的主儿了,居然毫不掩饰地拿“美女”调笑,可见人不在体制中,确实会生动很多。

    “多谢了,”冯君笑一笑,然后看一眼车边,发现还有一男一女,“这两位是……”

    “司机和导游,”徐铁军笑着回答,“说要招待你们吃好玩好,当然要兑现。”

    “不用了吧?”冯君心里暗暗叫苦,脸上还得堆着笑,“我也会开车,有辆车用就很好了。”

    “这还真不行,”徐铁军笑着微微摇头,“京城的路你不熟,很多高架桥,我自己上去都下不来,还是有个司机的好。”

    冯君本来还想说,我可以导航的,听说对方说得严重,也只能笑着点点头,“那多谢了,你怎么去公司,要送一下?”

    “不用,”徐铁军一摆手,“去你酒店就行,我夫人也开着车,现在应该正在陪你的朋友。”

    冯君听到是彻底无语,徐老二夫妇这么热情,连好风景都帮忙招呼上了,他再扭扭捏捏,那就不是做人的道理了。

    冯君这边的事情不表,在他离开之后,袁家大姐率先将自己观察到的情况说了出来。

    袁化鹏对此倒是不太在意,“冯大师的武功还是很厉害的,特别能打,我现在就是有点奇怪,那么一点点药丸,就能补充元气?”

    就在这时,叶老走了进来,“这个……下回那个丸药,能不能再多拿给我一点?”

    二姐第一个表示反对,“叶老,那丸药很贵的,你明明说了,只要一点就好。”

    叶老的嘴角抽动一下,然后出声发话,“那你几位,麻烦跟我来看看。”

    几人跟着他进了一间办公室,一进屋,大姐就注意到了窗台上的一盆花,“好漂亮的水仙。”

    水仙长得墨绿墨绿的,花骨朵也抽出老高,下面是一个浅浅的盘子,里面有一汪清水。

    叶老苦笑一声,“你们再细看看。”

    几人闻言,屏息观察了好一阵,大姐惊呼一声,“这花骨朵的抽条速度,居然肉眼可见?”

    其他三人闻言,细细一看,果然如此,“咦……这水仙用的是什么肥?”

    水仙做为观赏性花卉,通常会被人控制在春节前后开花,开花前无须埋在土里,它的球茎能提供足够的养分,清水就可以养到开花。

    不过想要长得如此威猛,估计还是得加肥料吧?

    叶老苦笑一声,然后一摊双手,“我就是随手把那个丸药的溶液,倒进去一点,刚才的长势,比现在还猛……都是要死的花了。”

    “什么?”大姐的眉头微微一皱,“要死的花?”

    “是啊,”叶老悻悻地回答,“要死的花瞬间长成这个样子,我能不震惊吗?真的是很想知道,这丸药到底是怎么炼制的?”

    “你不用知道了,”二姐很直接地表示,“冯大师的药,不是用来养花的,世界上最贵的花,也不配使用他的药。”

    “这个我当然知道,”叶老的眼睛瞪得老大,眼中是不可压抑的兴奋,“不说养花,只说能将这药里的有效成分提取出来,会给伤患带来多大的好处?这是造福全人类的大事!”

    面对非常激动的老专家,袁化鲲直接泼了一瓢凉水过去,他冷笑一声,“人类生存了数百万年,自然有存续的道理,不会因为某个单独个体发生根本变化,谁敢自称造福全人类?”

    袁化鹏也冷笑一声,“对花的效果显著,不代表对人的效果显著……植物和动物,能是一回事吗?”

    (四月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大数据修仙 http://www.jlxs8.com/0_776/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