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趣赢平台网 > 修真趣赢平台 > 大数据修仙 > 正文卷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两峰一谷(第二更)
    虞长卿想到了一种可能,对方没准是想盘清楚自己的根脚,再决定是否教授自己。

    这个可能性真的很大,修仙者中也是有纷争的,一点都不逊色于凡间。

    宗门之争、资源之争、理念之争、大道之争……严格来说,修仙者死于战斗的比率,要远远高于凡俗中人。

    所以虞长卿能理解对方的顾虑万一传授给对头势力的人,那真的是很扫兴。

    不过同时,她也有点意外,“无忧台是五台之一,你没有听说过吗?”

    “五台?”冯君脸上的肌肉抽动一下,表情怪异地发问,“是……功德成仙之道?”

    他其实是想说“香火成神道”,不过来了这个位面之后,他还没听说有供奉香火的庙观,大家的香火,都是供奉先人的,所以他用了一个比较古怪的说辞。

    “功德成仙?”虞长卿怪怪地看他一眼,“这是上古大道,你怎么会觉得……我的师门会这个?而且你的说辞,跟我们平日的说辞不一样。”

    “说辞不重要,”冯君一摊双手,淡淡地发话,“只是一个称呼而已,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道生万物,只要我们确认,说的是同一个本质,何必拘泥于称呼?”

    “冯前辈此话大妙!”虞二少爷站起身,兴奋地鼓掌,眼中流露出异样的光芒。

    她本来就是比较任性之辈,并不喜欢循规蹈矩,听到这话,真的是感觉自己平日的行为,有了理论上的支持这可是仙人讲述的大道。

    所以她异常兴奋地表示,“我觉得你对仙晶的称呼,就比较妥帖……灵石,多么美妙的名字,哪里像仙晶,一听这个词,就能感觉到对凡人满满的恶意。”

    “珠儿休得无礼!”虞长卿狠狠地瞪她一眼,“我俩谈话,哪里轮得到你多嘴?仙晶本来就是被称作灵石的,不懂就别乱说话。”

    她呵斥得凶狠,珠儿却不以为意,双生姐妹之间的感应,那真不是吹的,她知道姐姐是在担心,自己的话对仙人有些不恭敬,万一惹得冯前辈不高兴,那就麻烦大了。

    虞长卿确实是在担心,毕竟仙凡有别,还是天壤之别,妹妹的话若是传到一个小气的修仙者耳中,没准一掌就直接抹杀了。

    所以她直接略过了这个小插曲,“我是想请教前辈,为何认为五台是……功德成仙?”

    “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冯君打个哈哈,摸出一根烟来点燃,慢条斯理地喷云吐雾。

    虞长卿狐疑地看他一眼,“五台你没听说过,可曾听说过三山两湖?”

    “没有,”冯君很干脆地摇摇头,然后笑着发话,“不如你给我讲一讲?”

    虞长卿见他真的不懂,才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人倒是没有不懂装懂。

    五台是真实存在的,但是三山两湖……现实中没有这些势力。

    她这么问,就是想试探一下,对方会做出如何反应。

    继续承认不懂的,那起码是愿意实事求是,若是对方说,听说过这个名号,那么……此人绝对不可信赖。

    不过话说回来,历史上,三山两湖是曾经存在的,只不过是很久远的历史了,她这么问,听在那些真正的修仙者耳中,也不算为难人。

    听到冯前辈直承不懂,她微微一笑,“我已经报出了出身,无忧台,是五台之一,倒是冯前辈的‘落花时节’……还请指教一二?”

    “你没听说过就算了,”冯君轻描淡写地回答,“我也没有打算得到你的指教,所以来路嘛,我就不细细解释了。”

    虞长卿顿时语塞,这话说得……还真是不留情面,够直接。

    她想得到指教,就得回答对方一些问题,对方不想得到指教,所以无意回答自己。

    但是话说回来,这又怪得了谁呢?只能怪她眼界不够开阔了。

    虞长卿想一想,再次出声问一句,“前辈是否听说过四大派?”

    冯君笑一笑,良久之后才摇摇头,却并不说话。

    其实他直接说“没听说过”也行,不过……这不是想装逼吗?

    虞长卿默然,她本来就猜测,此人应该是出于某个隐秘势力。

    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就知道他的来历不一般,别的不说,只说那一头的短发,就绝对不属于她所知道的任何组织或势力,他的口音,也存在很大的问题。

    然后,当然就是此人携带的器械和物品了。

    那些器械之机巧,是她生平闻所未闻;物品之精妙,也令她大开眼界。

    再后来,就是此人口中偶尔出现的奇妙语言了。

    虞长卿现在只是蜕凡七层,严格来说,尚未真正开始练气修仙,在无忧台的身份也很普通,不过修仙者大致的势力,她还是清楚的,此人绝对不在其中。

    不过,她也没觉得,这人会是什么别有用心的探子谁家的探子会这么高调?

    正经是刚才冯君对一些道理的解读,她听了之后,不但耳目一新,而且隐约有所明悟。

    她可以确定,能讲出这番道理的人,来历绝对不俗。

    那么,此人就只可能出自一些传说中的隐秘势力了。

    尤其是,冯前辈动不动就能想到上古大道,现在的修仙者多数都很实在,眼中只有提升修为和抢夺资源,谁还会琢磨那些东西?

    她沉吟了半天,才出声发问,“看起来,你对修仙的势力不是很了解?”

    冯君笑着点点头,心说哪里是“不很了解”?根本就是一点都不了解。

    虞长卿的眼珠转一下,“我若为你讲述,是否可以算偿还因果?”

    “可以算,”冯君笑着点点头,“不过我要先声明,你若向我请教问题,我未必能全部回答上来……没有谁是万能的。”

    虞长卿对这话,持谨慎怀疑的态度,她倒不认为冯前辈是全知全能,但是若是说不懂的很多,倒也未必是事情,她觉得,涉及一些不便回答的问题,他大约也会以“不懂”来掩饰。

    说来说去,还是她对他和他身后的势力,了解得太少了,不好问出指向性太强的问题。

    但她也不会为此纠结,反而是笑吟吟地点点头,“那就是这样,说定了……现在开始吗?”

    冯君想一想之后回答,“倒是不着急,你先大致说一下也行……外面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多,暂时抽不出太多的时间。”

    不过是一些凡尘俗事罢了,虞长卿有点不理解他的心态。

    然而,这并不关她的事,所以开始了简单的科普,“那我先大致跟你介绍一下,在东华附近,除了四大派之外,大致就是两峰一谷……”

    “咳咳,”冯君一口烟没吸到位,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你确定是在说修仙吗?

    虞长卿很奇怪地看他一眼,“我说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问题,咳咳,”冯君还在持续咳嗽,“我就是……咳咳,抽烟被呛住了。”

    四大派是青罡、赤凤、太清和阴煞四派,两峰分别是铸剑峰和松柏峰,一谷则是观泉谷。

    四大派不用说,肯定是宗派弟子,两峰却是修仙家族。

    松柏峰其实叫做松柏山庄更合适一点,主家为松柏颜家,下有八大家族,若干附庸家族。

    铸剑峰是由七大家族所组成,分别是祁、解、曲、苗、米、凤、梅。

    观泉谷有点百花齐放的意思,山谷中拥有众多山泉,有寒泉、天泉、灵泉、火泉等,那里聚集了众多行业大家。

    在观泉谷附近,灵植、炼丹、制器、制符等行业都很发达,不过大致还是以散修居多。

    虞长卿解释这些的时候,有意无意地解说错了一点点,同时小心地观察冯前辈的反应,却发现他根本没有感觉出来。

    虽然心里有准备,她还是有点疑惑:现在这年头,还存在这种什么都不懂的修仙者吗?

    冯君听她讲完之后,等了一等,才出声发问,“那么……五台又是怎么回事?”

    “五台……”虞长卿迟疑一下,轻描淡写地回答,“大致就是不怎么参与此间纷争的五家,身份超脱,也相对中立。”

    冯君见她回答得含糊,并不着意介绍自家,猜到她有了别的想法。

    不过他也不以为然,而是再次发问,“这些人平日好接触吗?”

    虞长卿又迟疑一下,方始发话,“凡俗之人想要接触,当然不会容易,若是同道中人就不难,但是冯前辈……”

    她斜睥冯君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笑意来,“恕我直言,我在你身上感受不到修行的气息。”

    冯君也斜睥她一眼,默不作声地摸出灵石来,放在桌上,然后伸出了左手。

    在虞家姐妹的眼中,他的左手食指只点了灵石一下,然后手臂猛地震动了一下,身体也微微地抖了一下。

    等他拿开手指,那原本已经较为暗淡的灵石,变得愈加暗淡了一些,肉眼都辨识得到。

    她俩的注意力,全放在了灵石上,没有发现冯君脸上的肌肉,都微微痉挛了一下。

    虞长卿第一时间注意到了灵石的变化,她猛地倒吸一口凉气,抬起头骇然地看着冯君,眼中满是惊恐,“咝……这怎么可能?”( 大数据修仙 http://www.jlxs8.com/0_776/ 移动版阅读m.jlxs8.com )